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无限制入梦 > 0055 意料之外

0055 意料之外

无限制入梦 | 作者:文?| 更新时间:2019-02-09 01:5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钟声低沉。

    喑哑。

    朽烂不堪。

    但易秋觉得这是敲响新世界大门的钟声,旧日的沉沦,意味着新日的到来。

    四十五度仰视着灯光弥漫的天花板,灰沉沉的眼眸里的竟是一点光泽都反射不出来。像是包裹着一团陈了几十年的雾,浑浊压郁。

    “旧神已故,新神当立!”

    嘴角泛起浓郁的笑容,看着天窗之外,那不可名状的阴影与黑暗,易秋缓步向下走去。

    “嘎吱——”

    一道又一道声音响起,变得愈发怪异起来。

    滋滋——

    这是电波的声音。在这间屋子里面,出现这种的声音的地方只有——

    易秋赫然朝电视看去。

    屏幕上泛滥着密密麻麻的雪花,与之前大不同,这些雪花堆积在一起,一片接着一片,像是……他在雾渊里面看到的那尊阴影旧神。

    在屏幕里面,它八爪鱼一样的触须扭动起来,或扯成一团,或蔓延到四面八方,如同要扣住整个电视屏幕,然后一点一点撕碎。

    背后悬立的巨大肉翅向两边展开,然后猛然拍下。

    咔嚓——

    电视屏幕从左下角到右上角应声出现一道裂纹。

    易秋看着雪花之中那一尊旧神喃喃道:“这就是旧日支配者的意志?”右手抬起,然后无力落下,恍惚言语:“可这只是个游戏啊,凭什么拥有旧日支配者的意志?凭什么,凭什么!”

    杂乱的雪花之中,镜头拉开,却见到另外一尊巨大的阴影匍匐在大地上。两尊阴影旧神相互对峙着,却见到一只巨大的眼瞳在两人之间一闪而过——

    画面戛然而止——

    屏幕里面变成了普通的雪花,那个撞来撞去的图标不厌其烦。

    恍惚之中的易秋这才回过神来,心里面百味陈杂,不知道说些什么。

    当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的时候,易秋才努努嘴:“什么嘛,说好的贞子小姐姐呢。”

    没有在第一时间等来贞子小姐姐,易秋很不开心。

    百无聊赖地坐到沙发上,瞪着眼睛看着电视,直到眼睛酸痛才眨一下眼,生怕错过了。

    屏幕里面雪花的每一处闪动都会让他眼睛一动,然而每次都是以失望收尾。

    当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到了那个界限就会轰然爆发,从失望变成失落,然后变成失了智。

    他愤怒地站起来,一拳头打在屏幕上面。

    “嘭!”

    易秋表情一点一点扭曲,慢慢地蹲了下来,使劲儿的甩着手。

    然而电视屏幕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连个印子都没留下。

    “这是国产的吧!这么结实!”

    易秋看着红彤彤的五根指头,委屈巴巴。

    鼻子下面感受到了一丝湿热。

    易秋用手摸了摸,摆开一看,刺眼的红色摆在手指上面缓缓流动。

    “血……”

    止不住的血。

    往外冒。

    滴在地上,溅开,一滩接着一滩。即便地板是奢华的红木地板,依旧清晰看见浓抹的猩红。

    易秋低着头,看着地板上的血,很是认真。

    直到头开始发昏了,他才反应过来,连忙仰着头,捏着鼻子,用嘴巴呼吸。

    然后,嘴里变得腥甜起来,一抹浓郁的铁锈味儿。

    血从上颌的小孔里渗下来,从嘴角流出来,勾勒出扭曲的血迹。

    易秋一口闭上,然后咕噜一下,喉咙蠕动一下……吞了。

    正准备冷笑的易秋突然感觉到眼睛有些痒,然后眨了眨,一层蒙蒙的绯红弥盖视野,像是掉眼泪一样,只是这次的眼泪浓稠得很。

    滚烫的“眼泪”滑过脸颊,从下巴滴下去,滴在地上那滩血里,发出哒哒声。

    于是,易秋选择闭上了眼。

    然后,耳朵开始痒了……

    这下次没法子了,易秋索性什么都不管,放开双手直接站起来。

    七股冉冉而下的血从不同的地方流下来,很快脸上就是惨红一片。

    易秋看着泛着雪花的电视,惨淡一笑:“贞子小姐姐,你玩得这么狠啊!电视都不爬了。”

    深深吸一口气,吸了一鼻子铁腥味儿。

    “原来不是午夜凶铃啊……原来还留着这一手啊……我就知道,这第五个没那么简单……”

    嘴角裂开,对着天窗之外那层蒙蒙的阴影说:“既然如此,贞子小姐姐你就别怪我狠心啦!”

    说着,他迈开脚步,踩着一串串血脚印,朝着二楼走去……

    ……

    撇下剩下的半截钟摆,提着一端,尖锐的一角朝着地面。

    易秋艰难地迈着步伐,脑袋昏昏沉沉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血。

    记着哪些踩着不会发出嘎吱声,光着脚,一点声音都没有弄出来,走到了林下的房间之前。

    一把抹掉凝聚在下巴尖的血,缓缓扭动门把,不发出一点声音。

    开门。

    易秋提着这半截钟摆,无声地走了进去。

    越过明亮灯光向前走着,易秋的影子一点一点变长,印在林下后背。

    随着易秋的前进,影子在林下身上越爬越高,直到攀过他的肩头,落在了他奋笔疾书的手上面。

    林下的手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

    等待他的却是重重落下的半截钟摆。

    像是扎进泥巴里面一样,尖锐的钟摆直接***了林下的脑袋。

    血如同断了笼头的水,止不住往外流淌。

    惊恐到无以复加的表情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脸上,握在手中的笔缓缓滑落,垂落到地上,吧嗒一声,摔出了笔尖里面的小钢珠。

    脑袋无力垂下,耷拉在肩膀上,两只手悬在空中,摇摆一下停止不动。血从他额头朝着四面八方流出,很快就染红了座位底下一片地板。

    易秋走上前去,替林下合上眼,站在他背后小声呢喃:“对不起,你笔下的鬼要杀我,为了活命我只有杀了你。”

    无力跌坐在地。

    脸上的七股血已经停止了流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痂,然后掉落,还没落到地上就变成一片血雾消散在空中。

    易秋感觉眼皮好重,重到快要承受不起了——

    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嘴唇,沉沉吐出一口气,昏昏沉睡过去。

    书桌上,林下留下的手稿上面的一行字此刻格外醒目。

    “山村贞子”——

    所有的一切陷入死寂。

    【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