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无敌气运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这报应真恐怖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这报应真恐怖

无敌气运 | 作者:清心望月| 更新时间:2018-12-01 13: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霍少?你怎么也进来了?我昨晚听闻,你被人绑架了?该不会是真的吧?”

    昨天刚做完手术的庞战天,睡了一整天,全身都睡快要发霉,这第二天一早就醒来,撑着一拐杖在医院病房区四处游走,活动一下。不过伤口还是隐隐作痛,但这已经比昨天好多了。不来却是在隔壁不远处的高级病房看到了霍文耀,庞战天就兴奋地进来向侯文耀他打招呼。

    “呃?庞少你也在这家医院?那可真的是巧啊!没错!真的是麻辣隔壁,被狗日了!就是昨天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徐忠,我刚从机场出来,一下车就那家伙叫人给绑架走,还差一点就要根你阴阳相隔了呢!知道不?玛德!那个徐忠,等哪天有空,我一定要亲自弄死他!”

    霍文耀他的伤其实也并不很重,身上很多地方都只是皮肉伤,擦拭一点药水就没有事。问题比较严重的是脸部,被了徐忠抽打了十多巴掌,然后被车撞了两三次,险些要破相。这会霍文耀脑袋包扎得像是个木乃伊,如此也被庞战天一眼认出来,庞战天他也是厉害。

    “那个徐忠?卧草!那家伙真的是找死!还敢报复?那他真的是死定了,连我庞战天的兄弟也敢动?在飞机上还给我假装表忠心,说要什么将功赎罪,转过头立即就动了我兄弟!他活得不耐烦了!霍少,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立即叫人弄死他!”

    庞战天当听闻霍文耀的遭遇,顿时就火大,真的人心难测啊。不过更气的是,这徐忠敢如此打脸他庞战天,太不将庞战天放在眼里了。

    ∫裘频匕诹税谑郑硎静挥门诱教焖缁啊U飧鲂熘遥粑囊约壕湍苁帐埃乙彩亲约豪床殴br />
    “不要……医生,我不要截肢……不要截肢……”

    “徐先生你是又要反悔了吗?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考虑清楚,到底是做还是不做手术?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的这处伤口感染发炎情况很严重,再不尽快处理,将会发炎腐烂,从而会影响到下半身的运动神经,瘫痪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医生,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不管多贵的消炎药,给你尽管给用上!我看电视好像说最近出了那个叫什么生物接驳纳米技术,多少钱我都原意出,一定帮我接上!我是男人,不能没有它的……医生,求求你们了!只要不截肢,什么都可以……”

    “哪来什么纳米技术,我听都没有听说过。徐先生你冷静一下,现在你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要做出决定!你的那部位其实是已经断了,只有一点点皮连着,便是真能接回去也是没有了以前的功能,最多只能是成为装饰品。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上面伤口发炎得很严重,务必要最短时间内处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轻则是下半身神经全死,重则是要截断下半身。孰轻孰重,徐先生你这都没考虑清楚?你现在没有选择!”

    “啊……不要……好吧……我听你的医生……”

    ……

    好巧的是,霍文耀和庞战天正聊着的时候,病房外面传来一阵的哭叫声,很是凄厉。

    咦?这个声音很熟悉啊,不是那个徐忠吗?

    霍文耀和庞战天两人对望了一眼,走出病房到走廊,果真是看到那个徐忠在担架车上被几名护士推着过来。庞战天一时看不出徐中他到底是哪里受伤,但听到徐忠哭得如此惊天动地,还有与医生的对话,伤势明显是要比庞战天和霍文耀他们严重得多。

    “哼!徐忠,你也有今天?活该!你可要好好活着,我还会找你算账的!等着我!”

    徐忠终于下定了决心,无奈接受这一个非人道的手术。突然到霍文耀在路边,正冷笑地望着他,感觉后背一寒。

    完了!完了!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在哪里了……

    “好你个徐忠!这就是你所谓的将功赎罪?你也给我等着!”

    担架车继续前行,当又出现庞战天的那张脸,一样是冷笑地盯着他,徐忠顿时直接吓晕了过去。

    “咦?徐先生?徐先生?奇怪了,已经打了麻醉药了吗?药效发挥得有些快,要赶紧才行了,趁着这药效没过之前,迅速把这手术给完成了!”

    旁边的医生看到徐忠突然晕过去,以为是麻醉药生效了,也并没有多想,催促护士推快一点去手术室。心里有一个困惑在一闪而过,刚才已经有给病人打麻醉针了?真的是打过了?应该打过了吧!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晕睡过去?

    五分钟后……

    “啊……”

    对面手术室那边传来一声比杀猪都要尖锐的痛叫声,几乎整个医院的人都能听闻到。就连此时正在马桶跟前,手持厕纸的院长,也被这惊魂的叫声给吓了一大跳,仅有的一块厕纸掉落下马桶,手指直接往屁股上一抹……

    不只院长他一个受害者,时候根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多个部门有超过五人的医生和护士,给病人扎针时受到惊吓,扎错了位置。其中有一位最为倒霉的,是护士给他打屁股针,结果被这一吓,针头插入到了菊花中心处。

    这其中的酸爽滋味,没人比庞战天他更为清楚。

    灰谂员呖醋牛挥傻镁栈ㄒ唤簦S堑匚逝诱教臁br />
    “没……事……玛德!这点痛还不至于能把我给痛死!这个傻逼护士给我滚,一会让你们院长亲自过来给我解释!对了,霍少,刚才我跟你说到哪里了?”

    庞战天深呼吸一口气,这个倒霉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底啊!旁边那个护士妹子再怎么道歉,庞战天他丝毫不会有怜香惜玉,直接叫她滚,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庞少你刚说到要给宫吉他安排得明明白白……呃?不会吧?庞少你还要找宫吉?这可太危险了,你真的是不怕?”霍文耀这坐在庞战天的病床旁边,他在自己病房那边也无聊,跑到庞战天的病房这边坐坐。

    同时霍文耀也是想看看庞战天晚上是怎么睡觉的,要知道庞战天他前后都受伤,难道睡觉是侧着身的?那可要多辛苦?站着睡?庞战天他又不是马,肯定不可能。当到了庞战天他的病房才终于谜底揭开,原来庞战天的病床是经过特殊定制的,在屁股那个位置掏空了一个洞,边缘用柔软的皮毛垫着。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谁将马桶搬到了床上去了呢。

    当霍文耀听到庞战天他除了安排徐忠之外,还有别人去找宫吉的麻烦,不由得一阵紧张。突然有一种想跑的冲动,远离的庞战天。远的不说,就刚刚庞战天就骂了一句宫吉,结果那护士就一针扎到了庞战天他的菊花正中心处。这是巧合吗?也许真的是巧合,可每次都是这样的巧合,霍文耀在旁边看得是心惊胆战。

    “怕?哼,宫吉他还能咬到我?霍少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小,宫吉那小子他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给他十个胆,他连我一根手指头都不敢碰。当然啦,我也是文明人,不会主动招惹别人。我可没有对宫吉他做什么,是我下面的人,主动申请要弄宫吉的,可不关我事!庞少你就安心等着看好戏吧,我相信这次肯定能把宫吉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庞战天口上是对宫吉很不以为然,但内心里面却是心虚得很,毕竟这些天来他可没少吃苦头。若是知道这些都是宫吉,或者是宫吉找人来搞他的,那都还有借口去找宫吉报仇。可气人的是,这些都是莫名其妙发生在庞战天的身上,完全是扯不上宫吉,并且是与宫吉没有任何的直接或间接联系。

    庞战天现在的感觉,像是在与空气搏斗,这是最气人的。不过庞战天可不敢说这次出手的是那个漂亮男人杨欣宇,否则霍文耀第一个会找庞战天他算账。

    “是今天?现在?”霍文耀不禁警惕起来,他可一点都看好庞战天安排的那人。那人能否成功靠近宫吉都是个问题,霍文耀最担心的是会被反噬,霍文耀他又再度被牵连。

    “没错,应该就是现在吧!我想时间上差不多了,差不多就会有消息过来。嗯?霍少你这是怎么啦?担心什么?”

    庞战天看了一下手表,刚刚他收到杨欣宇发来的消息,说他已经出发,正在前往去国泰大厦找宫吉去了。

    “我总是觉得不妥……就怕会有意外发生……庞少,刚才我找医生打探了一下,你知道那个徐忠他伤到哪了吗?是这里,一整根要切掉……”霍文耀真的是很慌,总是感觉要有大事情发生。

    “切掉?这里?不会吧?这么严重?他到底是怎么伤到的?之前听他们在走廊上说不是截肢的吗?不双腿?”

    庞战天看见霍文耀指着自己的丁丁出,他震惊地确认问道,心也莫名地有些慌起来。

    “是截肢没错,不过是截两腿中间的那条小腿,这也是截肢!听说徐忠乘坐的车从二楼跌落下一楼地面,丁丁被手刹夹断的……你敢相信?这是要有多离奇,比中六合彩的概率都低!正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庞少你最近千万要小心谨慎……哎哟,差点忘记了,我该回去吃药了……霍少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霍文耀一想起徐忠他的悲剧,顿时就觉得浑身不寒而栗。这细想来,自己似乎都算是幸运的了。刚才那声惨叫,不用猜都知道肯是徐忠。

    徐忠他连宫吉都没有见到,自己作死得就如此惨了。庞战天他也不知道是安排了什么人去找宫吉,感觉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霍文耀现在最担心还是太靠近庞战天,怕自己再度被牵连,他忙找个借口向庞战天他告别。离开庞战天他的这病房都觉得不够安全,霍文耀决定今天就出院,不行就是转一个医院也好,反正这里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怕小命都要不保。

    “咦?霍少你真的是在这里啊?刚刚我去你的病房没看到你,问了护士才知道你在这里!庞少你也在这?真是巧啊,呵呵!这花送给你们,祝你们早日康复!”

    霍文耀刚一起身,不料房外闪进来一个人影,一看这不是宫吉还有谁?

    不管是霍文耀还是庞战天,这差点吓尿,想说宫吉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的?这家伙那么好心,还来探望我们?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啊?宫……吉,你……你怎么会来的?我没事,很快就可以出院了!”霍文耀紧张地接过宫吉送来的一束花,低头一看感觉不对劲啊,这个好像是黄菊吧?这是什么意思?宫吉他以为这是清明节来祭拜的?这花还是给庞少吧,此时他比较适合。

    霍文耀将这些菊花都插到庞战天他床边的花瓶上,宫吉他送的花这么烫手,他可不敢收。

    “本来今天我要去米国的,不过听说霍少你被绑架,受伤住了院,我特别是推延一天行程,来探望霍少你的!当然也是顺便看看庞少,看样子大家的精神都不错,那我就放心了,呵呵!听说这次是霍少替我挡了灾,那个徐忠原本是想绑架我的?这于情于理,我都是要来表示一下感谢的。那徐忠太猖狂了,这种早晚是会遭受到报应的,霍少你下去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用替我扛的,叫他直接来找我。”

    宫吉并没有察觉自己这买的花有什么不妥,其实他也没想过要买花的,是刚在医院门口遇到了一个卖花的小朋友,看她站着半天没人买,就全买走好让她早点回家。

    “呵呵……没事,我没事……”霍文耀脸上强行挤出笑容,但内心里面那个叫苦啊!

    “宫吉你站那就可以了,不要过来……我现在很好,你别要过来就很好了……”看到宫吉还要过来,心虚的庞战天忙制止,不让宫吉他靠太近自己,担心会有意外。

    “呵呵,庞少你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虽说我们之间在商业上有一些小恩怨,但其实私底下也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不是?我又不会吃人,庞少你有什么好害怕呢?好啦,既然庞少你不是很欢迎,那我就先走了!霍少你多注意休息,有空也多练练那几项训练项目,希望等我回来时,你能够有长足的进步!”

    宫吉他也不知道庞战天和霍文耀两人今天是怎么回事,看到他来探病,都表现得好紧张的样子。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