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善败 > 第0034章 寒衣处处催刀尺

第0034章 寒衣处处催刀尺

善败 | 作者:Even伊文| 更新时间:2019-02-09 02: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升月落,月落日升。

    洛阳城今日将处斩一位朝廷名臣,他曾是尚书省的左仆射,如今却成为阶下囚,等着刽子手的鬼头刀,将自己的大好头颅砍落。林盼听从林贻乐的建议,从未屈打成招,虽然他早就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边缘。

    但林盼还是被拖来了,被押至行刑台上,等待着他的最终结局。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沮丧和绝望了,望着眼前这一张张脸,望着洛阳城和城外的大好河山,林盼心中虽有不甘,但也只能束手就义,这便是他一生的宿命,他在牢中受苦时,便已经想得明明白白。

    此刻他但求两件事,一件是此祸万万不要波及儿女……另一件,如果他尚有一线希望,能安然渡过此劫难,他一定会辞去所有职务,当个平民百姓,聊次残生。

    监斩台上坐着三人,杨密,麒休和杨靖。

    三位大臣身着五色朝服,身后站着甲兵,以示法场之庄重。皇帝要尚书令杨密监斩,足见重视,周围围满了市井小民,他们并不知道林盼犯了什么罪,但他们每一个,都顶着烈日,观看这难得一见的斩首现场。

    偶尔还会有几个,义愤填膺,冲林盼远远吐出一口口浓痰来。

    若不是四周围着的甲兵甚多,这些市井小民,说不定会将带来的臭鸡蛋和红薯丢上行刑台。

    午时已到,麒休已经急不可耐。他起身来到正中主位,盯着杨密的双眼道:“杨大人,时辰到了。”杨密皱眉,微微点头,心道:这林贻乐怎么还未出现……

    麒休见杨密无所动作,便伸出手,抓起一张令牌,递给了杨密。

    杨密缓缓接过,暗自叹息,虽有意拖延时间,但皇命难为,午时斩首就是午时斩首,不是巳时,也不是未时。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将令牌轻轻掷出,轻声道:“斩。”

    麒休转过身,见刽子手喝了一口烈酒,喷在鬼头刀上。林盼浑身发抖,双眼紧闭又睁开,用沙哑的声音连声呼喊道:“臣冤枉……臣冤枉……冤枉啊……”

    “林大人,这供状之上,可是签着你的尊姓大名,字都签了,现在叫冤枉,是不是晚了些?”麒休手持供状拿给林盼看,林盼视之,摇头道:“不是我写的,不是我写的……”

    麒休冷笑一声,对刽子手道:“动手吧。”

    林盼心中满是绝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引颈就戮。

    刽子手举起了鬼头刀,眼看着就要手起刀落,突然间,一声娇叱响起:“刀下留人——!”麒休心一惊,扭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林府二夫人伊阳。

    伊阳身边还跟着个死士,别人不认得,那杨靖定睛一看,大叫一声:“敢劫法场,大胆!”

    可伊阳和孙景山犹如一阵旋风一般,踏着围观人群的肩膀,三两步便跃上了行刑台。孙景山一脚踢翻刽子手,伊阳一剑割断了捆住林盼双手的麻绳,两人行云流水,眨眼间便将林盼从鬼门关前抢了出来。

    但……司隶府的甲兵们行动亦是迅猛之极,他们迅速驱散了围观民众,并将那行刑台团团围了起来。

    杨靖站起身,拔出腰间利剑,举剑命令道:“不要伤了这三人,立即捉拿!”甲兵们领命,纷纷上前,但杨靖命令他们不能伤人,因此伊阳和孙景山,讨了不少便宜。

    这些司隶校尉的甲兵,都是孙景山刚刚结识的兄弟,伊阳也不想伤人,双方刀来剑往,从头至尾却并未见血。

    麒休站在行刑台上,见林盼就要被救走了,连忙大叫道:“不用刀剑伤人,难道不会用拳脚吗?!”

    甲兵们一听,纷纷下了狠手,伊阳和孙景山虽然武艺高强,但面对这百八十名甲兵,艰难无比,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浑身是伤的林大人,突围已然无望了。

    一众兵将合围,伊阳和孙景山终于不敌,双双被刀斧凌驾于脖颈之上,两人救人未成,也只能束手就擒。

    这场风波结束,那些并未散去的围观民众纷纷围了回来,议论纷纷。杨密连忙对杨靖道:“司隶校尉,快将这两个胆大包天之徒捉拿关押,细细审问。”

    他看了一眼议论纷纷的民众,眉头紧皱,扭头对麒休道:“尚书左丞大人……法场被劫,民众议论纷纷,恐怕不是陛下想看到的结果……况且……这小小民女竟敢来劫我等法场,我料想林盼之案必有隐情。不如停止行刑,押回去细细再审,也好给陛下一个交代。”

    麒休冷笑一声道:“杨大人,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法场庄严之地,岂是区区两个贼人劫了就停止行刑的地方?我不同意停止行刑,我要继续!”

    说完,麒休便上前一步,死死盯着杨密的眼睛。

    杨密无话可说,也只能轻轻点点头,心中却暗道:林贻乐那个臭小子,真沉得住气啊……

    而此时,林贻乐正混入那围观民众之中,身披麻斗,瑟瑟缩缩,毫不起眼。但他目光如炬,一直盯着那法场上发生的事情,盯着一个人——麒休。

    ***眼看得到麒休周身散发出来的黑色光芒,但那光芒正在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墨绿色。

    那是恐惧感。

    林贻乐心中急如火烧,刚刚刽子手的鬼头刀落下时,他险些冲出去,可关键时刻,伊阳和孙景山出现了,这是林贻乐始料未及的事。这两人的出现,让麒休身上的墨绿又浓了一些,因此林贻乐强忍心中的冲动,决定再等等。

    毕竟,他有且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搞砸了,就万劫不复!

    终于,这个机会来了……刽子手的鬼头刀再次举起,麒休呼吸粗重,身上的黑色和墨绿,一同散去。他现在认为自己赢定了,心有余悸地松了全部心神。

    这是一个人的神志,最为脆弱的时候,也是林贻乐,愤然出击之时!

    只见林贻乐目露凶光,摘掉兜帽,棱着眼睛,拨开人群,一步一步,向那行刑台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大叫了一声:“住手——!!!”这一声吼,如虎啸一般,吸引了法场附近所有人的目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