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奇门神隐 > 第八十七章:不雅事件

第八十七章:不雅事件

奇门神隐 | 作者:冷得像风| 更新时间:2019-04-07 00: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章大维这封《别友书》所提供的信息量,还是比较大的,看似文字散漫,但基本囊括了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章大维真正可谓是无所不知。但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这也让凌易摸不着头脑。

    关于药神制药、关于江胜天和秦观,还有消失了的柯辰与于质,从章大维的话来看,都是暂时没有危险的,都可以往后放一放。

    最让凌易意外的是,章大维竟然提到了轩拓青。看样子,寒水门灭门也是轩拓青所为,并且因为这件事,也给他和自己惹上了不小的麻烦。

    寒水门不可怕,但可怕的是,寒水门背后的巨无霸门派势力。保不齐哪一天,这个西方***的门派势力,就有染指,甚至要消灭歪门十三旗,包括青门在内的惊天计划。

    章大维在信里面说,江胜天不是汉江城的霸主,秦观也不是汉江的霸主,二人之间的关系是可以做做文章的。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就是一出简单的离间计而已,从章大维的话来看,他们本来都就已经是一个奇妙的状态,用一个不合适的成语去形容,就是“貌合神离”四字。这一点,凌易在颁奖晚会那天就已经感受到了。

    至于入手点,必然是从江胜天一方开始。秦观与汉江集团交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江胜天虽然对凌易发出了资本通缉令,还被他呛了几回嘴,甚至掐着脖子按到了墙上,但终究也是因利益而对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当然,这也是对凌易而言,至于江胜天对那件事记不记恨,凌易就不知道了。但是秦观和汉江集团,那却是水火不容的两方,想与秦观和解,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可能,凌易也不愿意去做。

    凌易明白,和江胜天的下次见面,或许能成为事情转折的关键。

    凌易默默站了起来,将信件放到自己的怀兜中。章大维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他的出现或许纯属偶然,或许是他故意兴趣而为之,但这都不重要了,知道章大维并无恶意,就够了。

    若是阴差阳错,倒也是天公作美。但是有一个事情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章大维并不是张克之的人,也就是说,自己仍旧可以去求助于张克之。

    当然,这个筹码,凌易目前并不急着使用。

    ……

    第二天一早,凌易再次回到汉江集团大厦,却意外发现汉江集团大楼里的人影稀薄。除了保卫科的保安和食堂里的做饭大爷大妈以外,那些办公室几乎都空空如也。

    而且并不是没了人影,连他们平常放在那里的电脑和个人物品,如今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不到四成的人,但就这四成的人,看见凌易的眼神也都不善。

    凌易看见这一幕,立刻给曲然打了***。

    “曲然,你在哪?”

    “凌易?我正好也要找你呢。这件事你不给我说清楚,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就在汉江集团别动,老子一会儿就过去!”

    还没等凌易发问,曲然就挂掉了***。凌易看着人去楼空的汉江集团,心想这又是在作什么幺蛾子呢。

    但是等凌易进了电梯,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电梯里,铺满一地的,都是写着“辞职信”的信封,堆叠成山,电梯门一开,也滑落出来了几张。

    因为员工们是没有办法到三十三层凌易的办公室的,所以他们把辞职信放到电梯里去,同样也以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

    凌易把地上滑落的信都揣到了身上,然后走到电梯里面,趟过信封走到中间,按下了33层的按钮。

    到了33层,他才把信都搬了出去,然后干脆就坐在了电梯门外,开始一封封翻看起来。

    可是这辞职信里面的字句,都让凌易感到寒心。

    “我从业二十多年,第一次遇见这样令人作呕的事情……”

    “我离开并不是因为***原因,而是我还想保留对汉江集团的热爱与自豪,不让你的所作所为玷污了汉江集团在我心目中的印象……”

    “不想你堂堂汉江集团董事长,竟然对自己的员工起了色心,天理不容,你早晚会遭报应……”

    “若不是事情的***见了报,对这些事情,我是绝不会相信的。你配不上汉江集团,我宁愿离开,也不为你工作……”

    ……

    凌易面无表情,一字一字地看完,心里是冰凉的,但仍旧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们离开的真正原因。

    凌易看的认真,连电梯门开了他都没有感受到。下一秒,他就被一股蛮力撞到了墙上。

    “你个禽兽,凌家出了你这样的人,真是家族耻辱!你把栾端端放到哪里了?!你现在说出来,然后去自首,我看你还有救!不然你这辈子都废了,你明白吗?!”曲然大吼道。

    “怎么了?我也想知道怎么了!我这段时间根本就没见过她!”

    “没见过?!***当我傻!”曲然气得手都哆嗦起来,从兜里拿出手机,锁屏一开就直接递给了凌易,“你看看这是什么?!”

    凌易拿起一看,竟是本地的一家***报社,头条就是大大的一张照片——凌易与栾端端的不雅之照。

    凌易看到这张照片的瞬间,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般手段与柯辰和栾端端的所谓证据如出一辙,连照片的姿势与构图都是一模一样。

    那这一切,无非也就是那秦观陷害。

    ……

    “是秦观。”凌易咬牙切齿地说,“是那秦观陷害我。”

    “陷害?是他把你按在栾端端身上了不成?”

    “那不是我!”凌易打断曲然,“我最近几周,根本就没见过栾端端!”

    曲然狠狠地盯着凌易,但他的心里最终也软了下来。他一直都不相信凌易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直到这张照片见了报纸,他才不得不相信。

    “你怎么解释这个照片?”

    “我不知道,我只能猜,可能这是合成的。”

    “照片能合成,视频也能合成吗?”曲然逼问道。

    “视频?”凌易面色一变,“哪儿有视频?”

    曲然拿过手机,往下一划动,手机就出现了声音,栾端端一直在拼命地拒绝,但视频中的“凌易”却不管不顾,一脸疯狂地行着苟且之事。

    凌易拿来一看,当时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妈的,于质……人皮面具。”凌易虽然知道了事情的***,但以于质的身手,想强迫栾端端,还是过于痴心妄想了,毕竟他还被栾端端给勒晕过去一次。

    “于质?”

    “曲然哥,我以我性命担保,视频里的这个人不是我,但我没法和你说太多,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肯定明白我不是那种人。但是现在情况实在太过特殊,我希望你能信任我,别的就不要多过问了!”

    凌易说完,双手把住曲然的肩膀,眼神坚定地对他说。

    曲然看着凌易这副样子,心里其实更多的是心疼。视频在这里,纵然是他有如何特殊的理由,在公众面前也可谓百口莫辩。

    “他们辞职后都去哪里了?”凌易看曲然安定下来,才继续问道。

    “就像你说的,他们都到秦观新开的一家公司里去了。其实他们都不想走。但是……”

    曲然说到这儿,看看凌易,也没好意思往下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