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虐仙记 > 第1033章放过

第1033章放过

虐仙记 | 作者:逆苍生| 更新时间:2019-01-08 02: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柳千红知道薛冲并没有欺骗他,因为作为一名仙人,她本能的感觉到薛冲身上所蕴含着的强大的力量。  她心中十分清楚,正是这种力量使得薛冲曾经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摧毁了刁霸天的部队,同时还引起了仙界的注意。

    洪夏大6是最靠近仙界的大6,生这样大的动静,不引起顺风耳和千里眼的注意,那简直就是渎职。

    柳千红现在心中想的是:如果我现在真要杀了薛冲,那他临死之前一定会爆出最强烈的爆炸,引起仙界的注意,再派到下界的人,乃是由千里眼和顺风耳两大门神随机抽取,并不会受到她的控制。到时候,再派到下界的使者,一定会更加厉害,以查清我滞留人间的***。

    而且柳千红心中最为担心的,依然是薛冲的修为,薛冲身上这种强大的能量气场,连她也感觉到恐怖,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把握,一旦动手的时候,真的可以杀得了薛冲吗?

    自从来到洪夏大6的时候,她就不断的听到有关薛冲的传闻,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种种神迹,从一个懵懂的山村小子如何成长为一代巨擘。从仙界之中来到下界之后,仙人的武功会受到很大的***,毕竟因为灵气相对仙界严重的不足,这使得他们不敢轻易的动用法力,这是其一;而按照仙界的规矩,仙人不能杀凡人,一旦被仙界知晓,就是大罪状,薛冲的修为足够高,可是依然是一介凡人;当然,最使她不安的就是薛冲的功夫之神奇,远远的出乎她的意料,自己在窥视薛冲心灵的时候,想不到自己居然反而被对手窥视,让薛冲知道了她的名字,并且似乎还真的知道了她和余飞龙的秘密。她和余飞龙有染的事情,在仙界算不上秘密,正是因为如此,一旦仙界知道她滞留人间一日半,肯定就会知道她背叛了玄穹玉帝,这可是杀身的大祸。

    柳千红的眼里显现出真诚的意思:“我不会杀你,不过,这是有条件的,薛冲你总该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薛冲就慨然说道:“这个简单。如果上仙不杀我,那为了报答上仙的恩情,小的也不会有丝毫将你和余飞龙的事情透露给天庭,并且,小的还极端的渴望做上仙裙下之臣。”

    柳千红一下子就相信了薛冲,并且为薛冲的胆气而钦佩,明知道前来见自己是九死一生,但是他居然还是来了。而且,从他可以看穿自己的身份这一点上,已经彰显出薛冲的不凡,若是没有足够自信的自保手段,想必薛冲是不会这样贸然前来的。

    很显然,余飞龙***住柳千红之后,并没有用强,使用天谶之咒完全的控制柳千红,而是让她在洪都京城之中,随时留意薛冲出动向。很显然,余飞龙现在更不敢轻易的招惹薛冲,因为他无比的清楚,一旦再次引动仙人下界之后,就是他痛苦的开始,而很显然,他想要动的对玄穹的战争,还没有到最佳的动手时刻,这个时候保持平静是他最大的希望。他不惜将整个洪夏大6的霸权拱手让给薛冲,其实就是为了保持平静。他手中有众多的高手,洪夏大6的气运已经在薛冲的凝聚下逐渐达到巅峰,并且完全达到可以吸取的程度,他正在等待最佳的时机,他手中心猿堂的高手比如天鹰、地鹫、玄鸟和黄雀已经足够强悍,还有练遗孤、元璧君和林慕白、多灵子、夏雨田、元洪、萧军、风流云、6灵这些高手,只要天意足够,他们就随时都可能晋升为仙人,随他征战玄穹。

    世上有些玄妙的变化,等待的就是时机,就是那种透骨的一击,很显然,余飞龙正在等待这样的机会。

    可是薛冲依然在等待机会,他和余飞龙有血海深仇,并且白云生师傅不知所踪,他一直在徘徊,究竟该不该立即再次动惊天爆炸,将仙界的高手引下来,可是他最终没有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他心中也在担心余飞龙恼羞成怒,动用时空大力杀死自己,不惜再次逃亡。

    柳千红的眼睛看着薛冲的时候,充满了赞赏:这的确是一个真正有味道的男人,虽然他的五官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俊朗,可是凑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显得薛冲无比的吸引女人。

    她当然不知道,这就是薛冲服用极地玛卡之后的效果。

    事实上,自从受到千里眼的派遣来到下界之后,柳千红最关心的人依然是薛冲,毕竟她本来的任务就是如此,不可能轻易的放弃,可是薛冲在洪夏大6上新建成的龙脉之中修行,重重都是阵法,而且使用强悍的灵气运转大阵,再加上薛冲心灵力的厉害,他纵然作为仙人,依然不能将薛冲奈何。

    要命的是,薛冲似乎一直都深处在深宫之中修行,根本就不给她窥视的机会,她本来可以凭借自己的仙法强行***薛冲,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消息,可是余飞龙不要她这样做。

    薛冲这种人在面对不可挽回的败局的时候,肯定会释放三十三天自爆神器,引起仙界的注意。这会大大的打击到余飞龙的计划。

    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机会。但是她相信余飞龙,所以并不打算动薛冲,可是今天是薛冲自己找上门来,她倒是不介意伸量伸量薛冲的斤两。

    这段时间之中,柳千红都按照余飞龙的意思向仙界传送正在寻找爆炸***的谎言。虽然这是赤露路的撒谎,欺瞒仙界,可是只要仙界没有别的人下界知道***,她的谎言就可以一直的瞒下去,最后所有的一切都会按照她的意思,仙界根本就不会知晓。像是这样的藓芥小事,仙界根本就不会去追查。所以柳千红一直对欺瞒住这件事情感觉到甚有把握。事实上,余飞龙如果不是真的和他有情,也不会这样绝对的相信她。而她也是一样,如果不是余飞龙,其余的仙人之中强者,纵然真的可以制住他,但是无法不让仙界知晓。

    这可以说是余飞龙最好的对付玄穹的机会,阴差阳错之下,本来已经感觉到绝望,准备要继续逃亡的余飞龙,在这样的时候就像是天上掉下一个馅饼。仙界派出柳千红下界视察这样的机率简直就是微乎其微。

    不管是薛冲还是余飞龙,都在等待着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

    薛冲是在等待着将玄穹玉帝最畏惧的对手这样的消息报告给天庭,而余飞龙等待的是天庭的变乱,他现在正在不遗余力的制造天庭的混乱,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很快的将洪夏大6上的天意气运完全的吸收,成就手中不少长生极高境界高手成仙的机会,助他和玄穹玉帝作战,成就他的东山再起。

    薛冲选择了在这样的时候前来见柳千红,是柳千红完全都想不到的,而且薛冲现在以洪夏大6之主这样的身份来到梦幻红楼,也让她无法拒绝。

    柳千红的眼里显现出一种复杂的神色:“薛冲,你这是在恭维我还是真的?”

    裙下之臣,这样的话并不是像是薛冲这样的王者能够轻易说出来的话。

    薛冲就郑重的看着柳千红:“是真的,如果我说了谎话,叫我他日死于刀剑之下,如何?”

    柳千红的心中一喜,顿时就有点高兴,当然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高兴,这是一种对薛冲这个男人本能的好感。

    有时候这种好感非常重要,甚至起到决定性的因素,一个女人究竟愿意还是不愿意做你的女人,往往就是在一念之间,而好感就是一念之间最能够左右一切的东西。

    元璧君的脸上显现出真正的嫉妒的光芒:“薛冲,你很有眼光。柳千红小姐即使是在仙界,也是出名的美人,更何况在区区洪夏大6。”可是只有她的内心,才是清楚的感觉到烧心的嫉妒,柳千红如果是没有来到人间,她可以自诩自己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但是一旦她活生生的来到人间,她的一切美丽就都被压制住了,她似乎不再美丽。

    男人的眼睛最能够看出一个女人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足够吸引男人,很显然,薛冲自从一进来察觉到她是元璧君之后,他的眼睛就一直的在柳千红的身上,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这种被忽视的感觉使得像是元璧君这样的美人有一种深重的痛苦。

    女人的嫉妒本身就会使得她们很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骂一个女人的父母,她不会恨你一辈子,但是一旦你骂她长得丑,她就会记恨你一辈子的缘由。

    柳千红微笑起来,脸上有一种圣洁的冰清玉洁的美丽。

    她的美丽似乎可以不断的变幻,可以不断的增长,这是现在的元璧君无法望其项背的。可是唯有柳千红自己心中最是清楚,自己的修为还不是足够的高,不然的话,随即抽取第一批的时候,千里眼就不会抽到自己。对于余飞龙而言,来到洪夏大6并且遇上余飞龙,乃是大大的不幸。余飞龙和她有过一段情,几乎知道她的一切弱点,否则的话,她以仙人之尊,岂会轻易的被人***。而且这种可能性,除了是余飞龙,其余的人根本就做不到。

    “若是你真的对我足够倾心,我或许真的会喜欢上你。”柳千红一旦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一点奇怪:这是为什么,难道我对这小子真的有那么一点好感?

    薛冲叹息:“多谢姑娘。”

    老龙就在照妖眼之中叹息:“这婆娘美艳绝伦,精通琵琶和舞技,若是将来可以将她收为侧室,则可以肯定的是,必定妙不可言。”

    薛冲大怒:“老龙,你若是再出言无忌,我就屏蔽了你和外界的联系,你信还是不信?”

    “靠!”老龙吼叫起来,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小子,你不是说你对女人一向都很有办法,若是你真的可以使得她喜欢上你,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你不仅可以害到余飞龙,还可以躲过可能的杀戮,你想必心中是清楚的,一旦余飞龙开始吸收洪夏大6的天意气运的时候,就可能是你的死期。”

    这样一提醒之后,薛冲本来沉浸在柳千红绝世美貌之中的心境陡然之间变得恶劣:是的,我现在虽然号称是洪夏大6的始皇帝,至高无上的王者,可是在余飞龙和柳千红这样的人看来,就是一只稍微大一点的蚂蚁,我是应该为自己着想,也许真的接近了柳千红,我就可以躲过可能的杀身之祸。

    薛冲虽然无比的自信自己的心灵力达到临仙层次之后,即使是仙人都无法察觉自己的下落,可是薛冲的心中并没有底。因为薛冲实在是难以猜测,余飞龙究竟是仙人之中何种层次的高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从他部署练遗孤等等高手的手笔来看,他是想和玄穹玉帝作对,那么也许余飞龙就是仙人之中的强者,自己的修为仅仅是临仙的层次,要保全自己的性命,并不保险。

    柳千红看出了元璧君眼中的嫉妒之意,冷静的说道:“薛冲,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准备送客啦?”

    薛冲就微笑起来:“多谢上仙解答小生心中之疑惑,既然如此,我选择告辞。”

    当薛冲的身体站起来的时候,柳千红的眼中流露出惊讶:“薛冲,你真的不想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心中的想法的吗?”

    薛冲就叹息起来:“柳上仙,若是你可以看清楚我心中的秘密,你以为我今日还能活着走出这梦幻红楼吗?”

    柳千红沉吟,随即婉转的一笑:“你当然不能。”

    薛冲就微笑起来:“所以,我有一点小秘密,还是希望可以保存下去。”

    目送着薛冲走出去,柳千红的眼中满是忧虑:“元璧君,你说我这样轻易的放过了他,究竟是做对还是做错了?”

    元璧君就摇头:“小姐,实不相瞒,我其实也是今日才知道您的真名是柳千红,是仙界之中的强者。可是薛冲在我眼中是一个高深莫测的人,您让我回答,实在是为难了我!”(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