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懒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该来的来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该来的来了

懒唐 | 作者: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2018-12-01 12: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家大小姐出世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大唐的勋贵阶层。这个时候,就算是有仇的人家都不会说怪话。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是结死仇。云家这样的勋贵,谁也不愿意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就连长孙顺德也不敢。

    李二派人送来了赏赐,长孙也有赏赐。就连李渊都有赏赐,这还是三年来李渊的赏赐第一次走出大安宫。

    李二的赏赐让人尊敬,长孙的赏赐让人侧目。至于李渊的赏赐,就有些让人避之不及。现在朝堂上的芸芸诸公,许多都是靠造李渊的反而上位的。只要看见与李渊有关的东西,他们都会警惕心大起。

    别人家接到李渊的赏赐会吓死,云家不会。云浩大大方方的将李渊的赏赐,与李二长孙的赏赐摆在一起。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偷偷摸摸才显得有事。说到造反,老子就是造反大军中的一员。想要反攻倒算,先得自杀抹脖子才成。

    赵氏看了一眼独孤婉婉,又看了看二宝。说了句“辛苦了”,就又在一群爪牙的簇拥下,回到了后院佛堂里面。路过云浩身边的时候,还说都是没用的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云云。

    不用想都知道,独孤婉婉现在一定哭得非常伤心。没办法说老娘,重男轻女的惯性思维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而且还要继续传承几千年,云浩自认为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抗衡千年传统的地步。

    三步并作两步回到产房,果然看见独孤婉婉暗自垂泪。对奶娘怀里的二宝,看都不看一眼。

    “这是陛下的赏赐,这是皇后娘娘的赏赐。还有太上皇的赏赐,外面人送来的礼物堆得像是小山。这些都是给你的,恭贺你为云家生了一个大闺女。云家长女是你的闺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云浩搂着独孤婉婉,希望自己的话能给她带来安慰。

    “可娘亲不喜欢,只是看了一眼二宝就走了。”独孤婉婉有些幽怨的道。

    “娘亲那是着急还愿,你也不是不知道。为了你们母子平安,娘亲在佛枪倜羌刀饰浣羌刀实枚家枇恕M钗迹吹奖鹑擞质鞘诰粲质巧痛停约菏裁炊济焕痰阶匀徊桓市摹?扇思业墓褪钦匠∩希娴墩媲蛊瓷背隼吹摹br />
    武将们的战场在国外,文官们的战场就在国内。丹阳公主侵占良田的事情被告发,长安县令左奎拿着根绳子求见李二。说是不给百姓一个公平,他就吊死在午门前的歪脖树上。

    云浩认定他这是一场政治秀,就是文官们开始不甘寂寞的必然反映。午门前,他娘的有歪脖树么?

    不过李二还是迫于压力,惩戒了丹阳公主。驸马都尉薛万彻现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能将沙场悍将打成这副模样,下手一定很重。

    长安城不好混了,御史言官们屁大点儿事情就找麻烦。李靖因为张宝相误传军情的事情,差点儿被御史们弹成筛子。现在长安的府邸里面,中门打开连影壁都拆掉了。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前厅。

    临潼这地方没人来,也没人敢来。那些打着为百姓谋福利旗号的御史们到了临潼,只不过想策反几个人做证人,说云家无道压榨可怜的工人。结果差一点儿就被那些可怜的工人围殴致死,殴打了御史却屁大点儿事情没有。原因就在于,殴打他们的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这些工会的大叔大爷们,不但拳脚功夫了得。就连嘴皮子也了得,御史大头子魏征亲自来调查,准备给手下人出气。却不料想被老家伙们带着在临潼走了一圈儿!

    “你看看,这是干饭。咱临潼,谁家吃饭还没两个下饭菜。如今这天下,俺们这些老汉一感念陛下恩德,二就是感念国公爷给俺们饭吃。别瞪眼,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看到陛下俺也这么说。临潼这地方,陛下的令旨最大。可这也是楚国公的封地,俺们当然感念国公爷。”

    魏征亲自跑了一圈儿,也没查出云浩有啥压榨百姓的地方。原因就是,临潼的人极度富裕。而且他们的工钱,比长安城里高出差不多五成!还是上六天休沐一天,长安城里用工,不过年节从来没有休沐这一说法。

    灰头土脸的魏征离开了临潼,没办法。他在临潼还真找不到云家不法的证据,甚至那些店家在知道魏征是来纠察云家不法的时候,连吃食也不卖给他。堂堂的御使大夫亲自去街上吃饭,居然不接待。简直是闻所未闻。

    杀才们跑到云家,其实就是借着云家喜事的机会,开一次大型聚会,清扫一下心中烦闷而已。

    凌敬带着大批厨子来到云家,先来一次百日宴预演。京城里面的饭馆全都关门歇业,赚几枚铜钱的事情,哪里会有主家喜得千金重要。

    府里摆不下,干脆就摆到街上去。全都是流水席,不管男女老少。也不管贫富贵贱,只要道一声恭喜就能坐下来吃饭喝酒。不过酒水限量,这是预防有人喝高了酒品不好。

    凌敬留了个心眼儿,流水席不好弄。不过火锅就没问题,厨子拌几个凉菜。剩下的就是牛肉片,羊肉片可劲儿的招呼。一桌人走了不到三分钟,下一桌就能摆上喝酒。

    当然,这样的日子没人闹事儿。雄阔海带着护卫们彪悍的模样,那些心理打着阴暗主意,或者被人唆使的家伙,早早的收了心思。在云家闹事儿,下场会十分凄惨。

    这里说的没人,可不包括府里面的那些杀才。老程光着膀子,露出浑身的黑毛。正举着云家的石锁随摔跤。旁边还有一群国公之流的家伙,聚众赌博押他们谁会胜出。云浩不忍卒读,土匪窝里面出来的家伙,你指望他们会有高雅的发泄方式?

    老牛瞅准了薛万彻的一个空档,伸手一掏薛万彻腋下。一个漂亮的背跨,就将薛万彻甩飞出去。人群之中,叫好声和惋惜声同时响起。

    被甩得七荤愕淖铮缃衲闶歉呃鍪菇冢泛芑H说摹!痹坪埔跹艄制乃档馈@疃橇焦槐徽独词沟闹沂抵С终撸骼锇道锛复尉嬖坪撇坏枚愿呃鍪雇畔率帧2蝗唬诤颖钡氖焙蛘胖偌崴挡欢ň捅缓诹恕R溃坪频牡昧κ窒吕钗闹傧衷谡诤颖绷繁0迅呃鍪雇诺狈死嘟肆耍膊皇遣豢赡堋K盟浅さ媚敲聪穹死啵br />
    “哈哈哈!今天张某前来,不是以使节的身份,而是以故人的身份。怎么?楚公意欲对张某不利?”张仲坚站在云浩面前,说话显得底气十足。

    “张仲坚,如果你不是使节的身份。今天很可能被砍成肉泥,别看李靖。他保不了你!我家的家将死了好几十,这个帐我还没找你算,你今天居然敢找上门来。你打听打听,我云家人的命都金贵。”云浩话音刚落,大门“咣当”一声就关上。雄阔海拎着狼牙棒站在云浩身侧,颇有关门放狗的意思。

    出乎云浩的预料之外,和秦琼聊天的李靖只不过往周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和秦琼聊天喝酒,似乎对自己的拜把兄弟一丁点儿都不在乎。

    这不科学,这俩人有严重的背背山倾向。为毛如今张仲坚身陷险地,李靖居然不来帮忙。要知道,以云浩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真的把张仲坚干掉,也不过就是将巨爵的处罚。这对云浩来说,并非是不可承受的。

    “哈哈哈!云浩,今天是你家大喜的日子。你不会就在家里杀人吧!”张仲坚居然没理会肉山一样的雄阔海,径直找了个把椅子坐下。似乎对云家的椅子很满意,双手拍了一下扶手,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一番。

    “这里是云家,杀你又当如何?”云浩的眼仁一下子缩成针鼻一般大小,这小子如此嚣张肯定有依仗。可这依仗究竟是什么?

    “是啊!这里是云家,就算杀了俺。以你在大唐的地位,最多不过降爵一级。对你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还好,我家主上让我来长安的时候,给了一道护身符。说只要有这张护身符在,你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也不知道灵验不灵验!”张仲坚好整以暇的说道。

    “护身符?”云浩有些不解的问道。

    “把人带上来,让楚国公看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