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开海 > 第五十九章 初犯

第五十九章 初犯

开海 | 作者:夺鹿侯|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沐哥,俺给你把炮带回来了!”

    冲锋归来的邵廷达满脸骄傲,如果不是被烟熏火燎出一张黑脸,他骄傲的神情本应非常威武。

    百虎齐奔的声势确实浩大,先用地雷炸破敌军后阵的士气,再用百虎齐奔杀伤叛军冲阵的前军,一人逃带百人逃,何况敌军不止一人逃,后方不知是白元洁还是邓子龙擂响冲锋战鼓,陈沐部旗军便将敌军冲下新江桥,趁势追杀二里。

    披明军罩甲的叛军将领是个草包,己方军势溃散妄想凭借呼号止住败势,邵廷达他们冲至二十多步才想骑马逃跑,被抱着七星箭引燃的邵廷达放火箭把马射死,撅倒在地后被擒住。

    追出二里后旗军被随同冲锋的陈沐喝住,指派邵廷达带本旗军与十几个乡勇去山腰上看看敌军的炮有没有被压坏,随后便引领旗军回还。

    陈沐自己都没想到邵廷达真能把敌军的炮抬回来,看着黑脸莽虫围着两座铜炮啧啧称奇,道:“沐哥,你说那帮狗入的就拿这玩意儿炸得咱,还打石头呢!”

    两座铜炮有一座是三百斤重的佛朗机,一座是老式二百斤碗口臼炮,叛军没有***,就只能打石弹,看得陈沐暗自咂舌。正好白元洁过来询问伤亡,陈沐便问道:“千户,叛军也会造炮?”

    “卫所军匠都不会造炮,叛军会个屁!这两尊炮估计是***养的李亚元打了哪个卫所。”

    白元洁围着铜炮走了两步,看看上面的铭文,指着说道:“这座炮管弯了的佛朗机是嘉靖三十年新制,碗口炮是永乐年的老物件,还能用。幸亏叛军没拿着这个跟你们近战!”

    白元洁说着后怕不已,对陈沐道:“碗口炮不是远射用的,你把这个架在江畔半仰着,底下多堆点碎石洒土埋好夯实,放好***先放个大石弹,再撒上几十颗碎石,等敌军近至二三百步放出去,扎他一片人!”

    陈沐听白元洁说着脸上就浮起笑容,碗口炮上宽下窄,炮管较短,用来发炮射程不远也不够精准,但要是放散弹就不一样了,大石弹打出百步,小飞石溅射二三百步,那真是一打打一片。

    就是怕误伤。

    “对了千户,这战利是不是要上缴?”

    陈沐可不懂明军战利品是怎么分配的,过去他们在白元洁部下作战,白元洁是最大的上官,如今有了邓子龙,谁知道战利应该咋分。

    “要上缴,你先补充部下兵器、甲械,挑出三成派人给邓把总送去,这门炮管弯的铜炮和剩下的东西交上去。”

    说罢白元洁走近两步,对陈沐小声道:“你的人打扫战场,多少东西你说了算,把没用的交了就行。还有那些叛军身上的通宝、银子、值钱物件,记得让卖命的旗军拿回去。”

    陈沐还沉浸在碗口炮归自己的喜悦里,突然听到白元洁这么说,他才意识到除了战场上遗落的兵甲,那些尸首也是打扫战场得到战利品的必要手段之一。

    他对这事倒没什么可发怵的,一次怕两次慌,三次摧毁多半敬畏,也就习以为常了。

    ***爷想的是,这事儿可得交给信得过的人去做,所以他唤来五个小旗官,让他们亲自去做这事。

    除了石岐,四个都去了,留下狗头军师过来汇报伤亡。

    “***矛旗死六伤五、鸟铳旗死二、长弓旗阵亡四人、刀牌手还剩四个,乡勇死伤二十六。总旗,旗军四个、乡勇十七人,逃跑的都抓回来了……全部杀掉?”

    清远卫百户所门前演武场上绞死老瘸子一个人令陈沐触动不已,可在战场上,血腥顺着空气灌入鼻腔,无法避免的伤亡就成了数字。

    “记着他们,阵亡旗军,扯块布记下来。”陈沐只是抬手对石岐说一句话,随后顿了片刻才继续道:“逃跑的乡勇,把他们弄过来,在桥上一起吃顿饭吧,仗打得急,饭都没吃完。”

    石岐见白元洁在侧,不敢多言,点头下去寻火头军取饭。

    白元洁对陈沐道:“法不通情,通情则无法,这个道理你可知道?”

    “我知道。”陈沐笑笑,笑的有些勉强,“我说的话就是军法,不杀他们以后谁都不怕、谁都不听,兵就没法带了,是吧千户?”

    白元洁沉沉点头,面向江面看了一眼远处依旧没有动静的叛军船队缓缓吐出口气,拍拍陈沐肩膀向中军走出几步,随后转头道:“吃过饭,你带兵去守江滩,接下来新江桥由邓把总守备,你们歇歇。”

    “仗打完,白某请你去广州最好的画舫饮酒。”

    说完白元洁没再多留,离开新江桥。不过就算他回到中军,也远远地望着新江桥——他是过来人,知道这个坎儿不好迈。

    陈沐从桥栏上捧起先前放下的饭碗,一口一口缓缓吃着味同嚼蜡,邵廷达在一旁席地而坐边吃嘴还不闲着,跟他说什么“沐哥该娶妻生个儿子,这样死了也不丢祖宗骨血”之类的话。

    倘若平时,邵廷达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陈沐准朝他***踹上两脚,不过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心情,只对邵廷达问道:“打扫战场,有多少银子?”

    “银子不多,好几百人就二十多两,倒是通宝拾了好几万枚,没细数。”邵廷达摇起头来满面嫌弃,道:“就这二十多两还有十两是从那叛军头子身上抢来的,哦不,拿来的——沐哥,这些叛军比俺还穷啊!”

    “这不屁话么!你邵小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又杀山贼又杀倭寇,赏银拿到手软啊,叛军能跟你比?”

    陈沐说着放下吃干净的饭碗,抬脚踢踢石栏旁席地而坐邵廷达的***,朝一边顿出两排吃饭还有闲情谈天的二十一个逃卒、乡勇看了一眼,摇摇头道:“别光拿钱不干活,带人把逃卒全部拿下,五花大绑面北而跪。”

    邵廷达这时候才清楚陈沐要做什么,瞪大眼睛饭就在嘴边却不敢送进去,就见陈沐点点头背着手转过身去。

    “鸟铳手,集结,向北举铳!”

    “旗军、乡勇二十一人,畏战逃跑,罪过当斩。念你等初犯,铳击留个全尸。”

    “放!”

    砰!砰砰!

    陈沐没有回头,但他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石岐再度接起他的号令向鸟铳手发令,四轮射击,直至身后鸦雀无声。陈沐才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转过头来不去看倒下一地的尸首,咬紧牙关对部下道:“此战得战利二十余两,全赖诸位拼死才有活路,银钱——尽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