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当更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奸相会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奸相会

汉当更强 | 作者:吴老狼| 更新时间:2018-12-25 14: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察言观色,见项康已被自己的分析推断所震惊,那很会说话的魏使忙见好就收,笑着说道:“当然了,以少帅你的高风亮节,君子风范,自然也不会计较这样的些微小事,肯定是以天下义军联手反秦的大事为重,不和英布、吕臣将军一般见识,宁可自己吃点亏,也会一口答应和他们联手。”

    满面笑容的给项康戴了一顶高帽子,那魏使又突然话风一转,说道:“不过小使我是一个市侩小人,总觉得英布和吕臣将军他们做得有些不地道,明明军队里都是一群四处网罗而来的乌合之众,与少帅你会师之后,不肯主动请求少帅你收纳整编就算了,竟然还妄图靠着一群乌合之众与少帅你平起平坐,狐假虎威借助少帅你的大军为他们获取利益,如此不自量力,实在是可恨之极。”

    “先生这话,似乎是在挑唆离间我和友军的关系。”项康警惕的问,一时间还真看***这个魏使说这些话的意图。

    “当然不是,少帅请千万不要误会。”那魏使哈哈一笑,又说道:“小使不过是为少帅抱不平而已。还有,倘若少帅不介意的话,小使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帮少帅收编英布、吕臣二位将军的兵马,又可以让少帅的大军在无须与暴秦主力正面抗衡的情况下,同时帮到我们魏***队,给我们魏国的军队争取到喘息的机会。就是不知道少帅会不会责怪小使越俎代庖,唐突无礼。”

    “既帮我收编英布和吕臣的军队,又可以不必和暴秦主力正面抗衡,就帮你们分担压力?有这么好的事?”项康来了兴趣,忙说道:“先生请说你的妙计吧,如果真的可行,我一定采纳。”

    “那小使就冒昧了。”那魏使也没客气,马上就向悬挂在大军大帐里的地图一指,说道:“少帅,能否借地图一用。”

    项康点头同意,那魏使这才起身走到地图前,可是却并没有急着在地图上指点,只是这么说道:“少帅,请恕小使无礼,在背后诋毁他人。在小使看来,英布和吕臣二位将军之所以不愿意接受你的收编,其根本原因除了他们都有不甘人下的野心外,另一个关键就是他们手里有军队这个本钱,又知道少帅你被声名所累,绝对不敢用武力强行吞并他们的军队,所以才会人心不足,不但冀图与你平起平坐,还妄图狐假虎威,借助少帅你的军队获得他们独自无法得到的巨大利益。”

    “粉碎他们这个美梦,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们得到教训。”那魏使又说道:“借助暴秦军队的力量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让暴秦军队打掉他们的一部分本钱,这样他们在走投无路之下,才有可能接受少帅你的招揽,交出兵权并入少帅你的大军。而这么做了,就算他们还有野心,还是不肯臣服于你,没有了底气本钱,他们也当然没有了与你平起平坐的资格,少帅你再想驱使他们为你而战,当然也就可以容易许多。”

    “话虽有理,可英布和吕臣不是傻子,我如果叫他们率军去和暴秦主力硬拼,他们绝对不可能答应啊?”项康问道。

    “不错,英布和吕臣二位将军不是傻子,是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傻事,但少帅你如果稍微用点手段,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那魏使点头,然后伸手在地图上的陈留城一点,说道:“少帅,请看这座陈留城,陈留距离临济大约是七十里,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又有睢水和鸿沟两面保护,易守难攻,少帅若是聚兵在此,既可以遥遥威慑暴秦主力,让他们不敢全力攻打临济,又不必担心暴秦军队突然掉转矛头,全力攻打于你。”

    “另外少帅你对英布和吕臣将军他们也有了话说。”那魏使又说道:“少帅你屯兵陈留之后,可以借口救援魏国,由你正面与暴秦主力抗衡,派遣英布和吕臣二位将军统率他们的军队继续西进,去攻打临济以西的阳武,切断暴秦主力与敖仓之间的驰道联系。英布和吕臣二位将军见你在陈留与暴秦主力正面对峙,害怕你驱使他们为前锋去援救临济,定然会舍难取易,一口答应。”

    说到这,那魏使微微一笑,又说道:“但他们只要这么做了,章邯就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小使敢料定,为了保持粮道畅通,章邯一定会暂缓进攻临济,对你所在的南线采取守势,集中精锐优先攻打英布和吕臣他们的军队。如此一来,我军可以获得喘息机会,少帅你也可以不必冒险和暴秦主力正面决战,同时英布和吕臣二位将军兵败逃回陈留之后,少帅你再收编他们,岂不就是可以容易许多了?”

    起身到了地图前仔细盘算了许久,又设身处地的站在英布、吕臣和章邯的位置分析推演了一番,项康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个办法可行,顺利的话,我们还可以为先生你们的魏***队争取到许多的喘息时间,坚持到各路援军增援临济。”

    扑通一声,那魏使向项康双膝跪下,拱手说道:“少帅,临济全城的军民黎庶性命,就指望你去搭救了。既然少帅觉得小使的愚计可行,还望少帅速速动手,尽快西进为我军分担压力。”

    “先生请起,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尽力而为。”

    项康随口吩咐,可那魏使却不肯起身,又说道:“少帅,小使斗胆,还想恳求你一件事,小使担心,那章邯匹夫若是知道少帅你统兵西进,恐怕会生出各个击破的心思,全力攻打临济,先灭掉我们魏国再掉过头来对付你。所以小使斗胆,还想请少帅你采纳小使一计,诱使章邯采取围城打援的策略,暂缓进攻临济,以免我军不敌,被章邯匹夫抢先攻灭!”

    “先生还有妙计可以诱使章邯匹夫采取围城打援的策略?”项康听得一惊,忙问道:“先生快请说,你还有什么妙计?”

    “小可愚计。”那魏使答道:“想请少帅下令,请你的前军暂缓攻打襄邑和雍丘这两座沿途城池,大军绕城而过,直接兵进陈留。如此一来,章邯匹夫必然会认为少帅你准备全力救援临济,为了获得以逸待劳的先机,必然会暂缓攻打临济,秣兵历马安心等待你北上送死,也就不会生出把我们魏国和你各个击破的念头了。”

    这个魏使的计策确实可行,假如是换成项康处在章邯的位置,看到敌人急匆匆的过来送死,也一定会优先选择围城打援,不会再急着攻城,既消耗军力,又有可能导致敌人失去援救目标后立即撤退。同时绕开被秦军控制的坚固城池,攻打***更容易下手的目标,在***反秦义军的用兵作战中也屡见不鲜。但是……

    但是这么做当然不符合项康喜欢稳扎稳打的风格,所以项康顿时就万分犹豫,那魏使察言观色,猜出项康的顾忌,忙又说道:“请少帅放心,此计虽然有些弄险,但襄邑和雍丘都只有暴秦军队的县兵守卫,绝无可能威胁到少帅你的背后,另外小使还知道,陈留城里粮草颇多,少帅你只要拿下陈留,短时间内绝不用担心粮草不足,可以和章邯匹夫长期抗衡。”

    不愿冒险和冯仲率领的前军失去直接联系,更不敢轻信这个魏使对陈留粮草颇多的介绍,项康依然犹豫,还随口问道:“先生如何知道陈留城里的粮食极多,可供我军长期使用?”

    “是我们魏国细作此前打探得来的。”那魏使解释道:“那时候小使还向我们魏王进过言,劝他乘着章邯进兵陈郡的机会,尽快拿下陈留和大梁等地壮大实力,可是魏王他害怕惹火烧身,招来章邯的大军讨伐,没有依从。但陈留城里确实粮草极多,少帅你拿下陈留之后,倘若发现小使说了假话,就请斩下陈平我的项上人头,陈平我绝无怨言!”

    魏使陈平之前介绍陈留情况的时候,项康一直都十分不屑,对他的话始终持怀疑态度,不过在陈平报出自己的姓名时,项康却猛的一惊,脱口问道:“先生,你说你的名字叫什么?”

    “回禀少帅,小使叫做陈平。”陈平答道。

    项康目瞪口呆,一度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人才运不怎么样的自己不可能这么巧就直接遇到自己最为欣赏的秦末谋士,可是再联想到陈平刚才仅凭一点蛛丝马迹,竟然就能猜到自己与英布、吕臣商谈的结果,还有自己的心中所想,项康心里也顿时断定——错不了!面前这个陈平,肯定就是秦朝末年那个出了名缺德冒烟的陈平!

    得出了这个结论,项康的脸上当然马上就露出了亲切笑容,先是亲手把陈平搀起,然后和颜悦色的说道:“陈平先生,我可以采纳你的策略,让我的军队绕过襄邑和雍丘,直接奔袭陈留,但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然后我才能这么做。”

    “少帅请说,只要小使能够办到,小使定然赴汤蹈火。”陈平迫不及待到答道。

    “不要你赴汤蹈火。”项康拍了拍陈平的肩膀,微笑说道:“只要你留下来帮我,做我的谋士,我就帮魏咎这个忙。”

    “少帅,你要小使离开魏咎,为你效力?”陈平有些张口结舌。

    “不错。”项康认真点头,十分诚恳的说道:“先生大才,屈居在魏咎帐下,本来就十分可惜,魏咎还对先生你言不听,计不从,只把先生你当做普通的使节任用,我实在替你感到惋惜。倘若先生能够离开魏咎,为我效力,我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见项康神情诚恳,言语绝非说笑,在魏咎那边极不得意的陈平难免心中激动,知道自己终于遇到了识货的人。可是仔细盘算后,陈平却拱手说道:“少帅错爱,陈平真是受宠若惊,但陈某身为魏臣,出使贵军却乘机背主另投,难免会被万夫所指,天下耻笑,所以少帅的好意,在下实在不敢接受。”

    项康一听大急,赶紧准备继续劝说时,陈平却又说道:“不过也请少帅放心,陈平身为外臣,冒昧向你进言献策,你不但言听计从,还对陈平赏识有加,这份知遇之恩,在下也不能不回报。在下向少帅保证,完成了这番出使任务之后,在下回到临济,第一件事就是会向魏王请辞,然后再来投奔少帅,报答少帅的赏识大恩。”

    “好是好,可是现在临济那边正在交战,先生你怎么还能冒险回去?”项康焦急问道。

    “少帅放心,在下是个贪生怕死的市侩小人,这个时候是绝对不敢冒险再回去的。”陈平微笑说道:“所以还请少帅恩准在下在你的军队里多住一段时间,待到临济转危为安,路途不再危险,在下再返回临济向魏王辞官。”

    项康一听大笑,赶紧吩咐道:“来人,快准备最上好的酒宴,今天晚上,我要和陈平先生好生痛饮,共谋一醉。”

    什么叫做臭味相投?项康和陈平这两个当世顶尖的缺德货凑在一起,就叫臭味相投!同席共饮的时候,项康和陈平简直就是一见如故,差不多每一句话都是极为投机,聊起少帅军之前在战场上的种种坑蒙拐骗恶行时,就连坐在旁边做陪的周曾都觉得有些脸红,可项康和陈平这两个二货却是眉飞色舞,丝毫不以为耻,反而以此为荣。再商量如何哄骗英布和吕臣去阳武当炮灰时,陈平更是大展身手,接连给项康出了好几个缺德得冒烟的馊主意,项康拍案叫绝,旁边的周曾却是悄悄叹息,暗道:“这个陈平倒是真的对我们项少帅的胃口了,就是不知道以后的敌人该有多倒霉了。”

    次日上午,采纳陈平的建议,项康派人把英布和吕臣请到了自己的帐中,先是出示了魏咎亲笔所写的求援国书,要求英布、吕臣率军与自军共赴临济,增援魏军,结果已经挨过章邯肥揍的英布和吕臣当然有些不敢答应,可是招架不住项康和陈平的一再劝说和巧妙激将,英布和吕臣还是硬着头皮同意了项康的决定。当下项康也不迟疑,马上就让军队拔营起兵,领着英布和吕臣这两支炮灰军队大步西进,同时又去令冯仲,让冯仲绕开襄邑和雍丘这两座城池,直接去奔袭陈留。

    然后情况也完全被陈平料中,收到少帅军大举进兵砀郡的消息时,已经深恨项康入骨的章邯果然生出了把魏军和少帅军各个击破的念头,并且马上付诸行动,把驻扎在临济城外的魏军主力打得哭爹喊娘,难以招架,不得不放弃城外营地,狼狈逃回城中守城。不过再探得少帅军绕开襄邑直接西进的消息后,章邯却又立即放弃了全力攻城的打算,还向众将说道:“没必要急着攻城了,项康逆贼不打沿途城池直接西进,摆明了是想急着来救魏咎逆贼,我们与其耗时耗力的强行攻坚,倒还不如暂缓进攻,等着项康逆贼主动过来送死。不然的话,我们如果抢先攻破了临济,以项康逆贼的奸猾,肯定会马上遁走东逃,到时候我们再想歼灭楚贼军队,就不知道要多耗费多少时间和粮草。”

    秦军众将一起称是,全都高举双手支持章邯这个围城打援的决定,然而章邯却又很快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悔青了肠子,少帅军前锋冯仲所部绕开了襄邑和雍丘直接西进到了陈留境内后,虽然在当天就搭建桥梁渡过了睢水,摆出了要直接北上增援临济的模样,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冯仲的军队却又偷偷撤回了睢水南岸,突然向陈留城发起了进攻。

    守陈留的本来就是战斗力不足的秦军县兵,又误以为少帅军只想增援临济,没有兴趣攻打陈留,疏于防范之下,陈留守军顿时就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扛着轻便飞梯的少帅军将士仅用一个冲锋就杀上了陈留城头,同时城下的少帅军将士也用撞木撞开了陈留城门,没花多少力气就杀进了城内,陈留县令也是个软脚货,才刚看到少帅军入城,马上就带着城中官吏跪在县寺大院里投降,少帅军顺利拿下陈留,也果然在城里缴获到了足够少帅军全军使用一段时间的粮食。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原本只打算围城打援的章邯才隐约有些不妙,可是发现这一点已经晚了,少帅军已经在距离临济只有七十里的地方扎下了根,就象一把***尖刀一样,遥遥对准了秦军主力的背后,随时都有可能突然一刀捅在秦军的背心上。而更糟糕的是,齐王田儋亲自率领的齐国援军,也在白马渡过了黄河,正在向着临济这边赶来。章邯如果分兵去攻打陈留,就有可能前功尽弃,被田儋乘机粉碎章邯好不容易营造的临济包围圈,救出魏咎这只已经快要被煮熟的鸭子。

    思来想去,章邯也只好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咬牙切齿的说道:“喜欢来送死,就给本将军尽管放马过来,本将军倒要看一看,你们这两支乌合之众,到底有没有本事救出魏咎这个逆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