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784章

784章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更新时间:2019-02-09 02: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冰块携裹着巨石如雨点般朝小猎团一行人落去,隆隆的石块在雪坡上相互碰撞,连锁反应地带起了更多的乱石和碎冰,一块尤其硕大的青石正循着队伍行过的轨迹急追而来。贾晓早已察觉到了逐渐欺近的危险,然而雪坡上躲闪不便,他只能慌忙地举起手中的大剑,期待随身武器能多少给自己一点庇护。

    还未等巨石靠近身畔,卢修的身影就骤然闯进了重剑猎人的余光里。特选猎人暴喝一声,身体逆行而上,斩斧化成巨剑的模样,刃口通红地迎着漫天的落冰斩去。

    贾晓的瞳孔登时缩小到极致。坠下坡顶的巨石有一人多高,在冰川的作用下,被打磨出一条条光滑锋利的边缘。滚动起来的石块有如一辆甲胄狰狞的战车,在地面上刨挖出道道凌乱的凹痕。此等声势,就算龙人的血脉充分燃烧,也没办法与之正面硬撼。

    眼看着卢修拦在队伍背后,巨剑义无反顾地挺刺而出,就要代替自己绞碎在石轮之下,二星猎人不由得惊叫起来:“小心!”

    “轰!”

    炸鸣声在斩斧的剑锋处响起,众人的背后,突如其来的火光霎时间遮蔽了一小片天空,那是特选猎人毫不犹豫地启动了武器上搭载的后手。剑脊上装填的冷却液疯狂蒸发至干涸,失去了机括的压制,利刃在转瞬之间变得有如太阳般耀眼。

    斩斧解放高热内核的一击威力之强,甚至能炸断上位领主坚硬的脊椎骨,寻常的石头当然更不在话下。爆炸的摧残下,巨石立时绽开一道道裂隙,下一秒便轰然崩解成无数道细小的石块。

    卢修和离得最近的贾晓在余波的推动下,齐齐地倒飞出去。绝大多数的碎石被气浪吹飞到别处,仅剩下数枚拳头大小的稀里哗啦地砸在特选猎人的肩头。贾晓将重剑倒***雪坡之中,一把拦住从身侧滑过的特选猎人,好悬没有让他撞到道旁冰面上尖锐的凸起。

    “谢了!”小龙人手脚并用地固定在斜坡上,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

    “彼此彼此。”贾晓回应道,同伴双瞳中的赤色正盛,重剑猎人不得不尽量把头别向一旁,“被拦在这种地方,果然还是免不了一战吗……”

    利用斩斧的舍身一击,不但除去了最大的威胁,也给同伴们换来了宝贵的喘息之机。行进中的猎人们纷纷变换身形,各自避过了这一波凶险的冰石攻击。不远处的猫猫好容易让过了几块等身大的冰雹,蜷身躲进一座巨石的阴影中,兽人的双耳微动,大声示警道:“大家小心!它又要攻上来了!”

    远远的一击不过是开胃的前菜,神秘兽龙种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爆炸的威势还未散去,只听几道沉重的踏步声,在一双利足的驱动下,怪物巨大的尾巴突破了烟尘,猛力朝着年轻人们横扫过去。

    兽龙种墨绿色的尾巴足足占去了半个身子的长度,上面生着一排排锯齿状的锐利短棘。韧尾乍看上去像是某种长满倒刺的沙漠多肉,挥动起来则更接近令人闻风丧胆的狼牙棒了。巨尾带着呜呜的破风声压向猎人们,小猎团众人一个个立足未稳,这一道甩尾的路径赫然将所有人的位置都笼罩了进去。

    “喝……!”此刻正是团长该发挥作用的时候,秦水谣心中这样想着,身体已经率先动了起来。女猎人轻喝一声,背后的银色战锤不知何时落进了手里,她来不及蓄势,锤锋在间不容发之际向上一撩,第一次触碰到神秘巨兽的身体。

    武器和韧尾相碰的瞬间,秦水谣的双手就彻底失去了知觉。哪怕完美地避开了尾击的正面,猎人仍然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酥麻感从手臂一直延伸到肩膀,连内腑也跟着颤动起来。在女孩意识到之前,重锤就脱手而出,远远地抛飞到身后。

    然而龙人手制的武器总有它的强大之处,即便女孩攻击的力道有限,对于鳞甲坚韧的兽龙种来说不过是清风拂面,但也成功地敲碎了巨尾上的几块鳞片和短棘。甩尾的轨迹在锤击下明显地一偏,尾尖响起一道音爆声,朝斜上方飞去,险之又险地从猎人们的头顶掠过。

    一尾扫在空处,怪物的脚下一个趔趄,顺势转过身来。方才捕猎冰雷鸟时还一切顺利,却在应付几只小爬虫时尝到了攻击受阻的滋味,就算猎人的冒死反击根本不痛不痒,但也成功地将兽龙种暴戾的个性彻底激发出来。

    绿鳞怪物仰天长吼一声,纵身一跃朝着年轻人们重重压下。巨兽布满龅牙的嘴巴夸张地张开,喉咙里幽黑恐怖,如同通往一个没有出口的深渊。怪物的唾沫随着动作向身后挥洒出去,落点处正是处在浑身脱力中的秦水谣。

    随着一道利齿咬合的喀嚓声,神秘巨兽轰然落在了女团长的方位附近。怪物的半个脑袋陷进雪地之中,坠落的威势让地面一抖,***的浮雪簌簌地向谷底滑落下去。

    “主人!”猫猫失声叫道。

    “团长!”小洋的双脚在就近的巨石上一蹬,借着反推的力量朝坡顶处攀去,双刀含愤挥出,还没有贴近怪物的身体,就被猝然炸起的一股雪***退回了原地。

    兽龙种把头从冰层中***,对自己造成的混乱浑然未觉。它咂了咂嘴,口中却没有熟悉的血腥味,脚下也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半缕血色。数米之外,封尘脚后的飞人部件还冒着烟气,他将秦水谣放在一片凸出的冰台上:“你没事吧?”

    “飞人”瞬间跨越了战场的两端,龙语者几乎是从怪物的口中将团长夺了回来。小团长紧抿着嘴摇了摇头,纵使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现在也不是自己后怕的时候。

    女猎人有心抬肩做些手势,但两条胳膊仍是酸麻难耐,提不起半点力量,或许已经伤及到了骨头:“谁也不要冲上去!实力相差太大了……那家伙一身鳞甲的硬度,怕是只有机括武器才能突破。”

    听见女孩的命令,猫猫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转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封尘和秦水谣正好好地站在暴食种十余米之外。双刀手将命令听得真切,趁着怪物调整身姿的间隙,一颗闪光弹远远扔出。强光让怪物下意识地向后一仰,眼前霎时间变成了一片雪白:“趁这个机会……还不快走?”

    “水谣——”见到兽龙种暂时陷入了混乱,暗影猎人拉住就要动身的团长,沉声道:“这家伙太快太强,继续逃下去我们的机会仍然不大。飞人的爆炸声是天然的诱饵,让我一个人引开它,你们尽量跑远一些再呼叫后援。”

    “让你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家伙吗?想都别想!”女猎人笃定地摇摇头,她望了一眼暴食种凶戾的身影,“这场危机是给小猎团所有人的,想要度过去,就一定要要所有人一起才行。我相信你——除了牺牲自己之外,你一定还能想到别的办法。”

    闪光弹对这头暴食种的效力不甚理想,秦水谣刚刚说完,怪物就已经逐渐从眩晕中恢复了过来。接连的攻击受挫让巨兽丧失了最后一缕理智,它的胸膛猛地一跳,浑身的血液疯狂地泵动起来。巨兽全身的肌肉在大量的血液灌注下骤然膨胀,颈部的甲皮被肌肉撑开,露出表面纵横交错的血管。

    暴食种的体温再度升高,脚下的积雪融化成了一股股的雪水涓流,朝山坡下流淌过去。怪物的肚皮反而干瘪了不少,刚刚吞下不久的冰雷鸟像是已经被消化了大半,进食的***彻底占满了它双瞳中的每一个角落。

    “这家伙发怒了!”小洋自扔下一颗闪光弹后就再没停下过脚步,猎人以冲刺的速度跑出了上百米,却被浑身充血后速度暴涨的凶兽须臾之间追上。怪物一边大踏步奔行,齿间氤氲起一片诡谲的光芒。

    然而龙人手制的武器总有它的强大之处,即便女孩攻击的力道有限,对于鳞甲坚韧的兽龙种来说不过是清风拂面,但也成功地敲碎了巨尾上的几块鳞片和短棘。甩尾的轨迹在锤击下明显地一偏,尾尖响起一道音爆声,朝斜上方飞去,险之又险地从猎人们的头顶掠过。

    一尾扫在空处,怪物的脚下一个趔趄,顺势转过身来。方才捕猎冰雷鸟时还一切顺利,却在应付几只小爬虫时尝到了攻击受阻的滋味,就算猎人的冒死反击根本不痛不痒,但也成功地将兽龙种暴戾的个性彻底激发出来。

    绿鳞怪物仰天长吼一声,纵身一跃朝着年轻人们重重压下。巨兽布满龅牙的嘴巴夸张地张开,喉咙里幽黑恐怖,如同通往一个没有出口的深渊。怪物的唾沫随着动作向身后挥洒出去,落点处正是处在浑身脱力中的秦水谣。

    随着一道利齿咬合的喀嚓声,神秘巨兽轰然落在了女团长的方位附近。怪物的半个脑袋陷进雪地之中,坠落的威势让地面一抖,***的浮雪簌簌地向谷底滑落下去。

    “主人!”猫猫失声叫道。

    “团长!”小洋的双脚在就近的巨石上一蹬,借着反推的力量朝坡顶处攀去,双刀含愤挥出,还没有贴近怪物的身体,就被猝然炸起的一股雪***退回了原地。

    兽龙种把头从冰层中***,对自己造成的混乱浑然未觉。它咂了咂嘴,口中却没有熟悉的血腥味,脚下也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半缕血色。数米之外,封尘脚后的飞人部件还冒着烟气,他将秦水谣放在一片凸出的冰台上:“你没事吧?”

    “飞人”瞬间跨越了战场的两端,龙语者几乎是从怪物的口中将团长夺了回来。小团长紧抿着嘴摇了摇头,纵使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现在也不是自己后怕的时候。

    女猎人有心抬肩做些手势,但两条胳膊仍是酸麻难耐,提不起半点力量,或许已经伤及到了骨头:“谁也不要冲上去!实力相差太大了……那家伙一身鳞甲的硬度,怕是只有机括武器才能突破。”

    听见女孩的命令,猫猫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转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封尘和秦水谣正好好地站在暴食种十余米之外。双刀手将命令听得真切,趁着怪物调整身姿的间隙,一颗闪光弹远远扔出。强光让怪物下意识地向后一仰,眼前霎时间变成了一片雪白:“趁这个机会……还不快走?”

    “水谣——”见到兽龙种暂时陷入了混乱,暗影猎人拉住就要动身的团长,沉声道:“这家伙太快太强,继续逃下去我们的机会仍然不大。飞人的爆炸声是天然的诱饵,让我一个人引开它,你们尽量跑远一些再呼叫后援。”

    “让你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家伙吗?想都别想!”女猎人笃定地摇摇头,她望了一眼暴食种凶戾的身影,“这场危机是给小猎团所有人的,想要度过去,就一定要要所有人一起才行。我相信你——除了牺牲自己之外,你一定还能想到别的办法。”

    闪光弹对这头暴食种的效力不甚理想,秦水谣刚刚说完,怪物就已经逐渐从眩晕中恢复了过来。接连的攻击受挫让巨兽丧失了最后一缕理智,它的胸膛猛地一跳,浑身的血液疯狂地泵动起来。巨兽全身的肌肉在大量的血液灌注下骤然膨胀,颈部的甲皮被肌肉撑开,露出表面纵横交错的血管。

    暴食种的体温再度升高,脚下的积雪融化成了一股股的雪水涓流,朝山坡下流淌过去。怪物的肚皮反而干瘪了不少,刚刚吞下不久的冰雷鸟像是已经被消化了大半,进食的***彻底占满了它双瞳中的每一个角落。

    “这家伙发怒了!”小洋自扔下一颗闪光弹后就再没停下过脚步,猎人以冲刺的速度跑出了上百米,却被浑身充血后速度暴涨的凶兽须臾之间追上。怪物一边大踏步奔行,齿间氤氲起一片诡谲的光芒。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