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夺舍诸天 > 第二十八章:手撕强敌

第二十八章:手撕强敌

夺舍诸天 | 作者:别叫我大人| 更新时间:2019-04-07 02: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剑光幽寒,宛若灵蛇。飘忽不定,扭曲盘旋。

    王天双眼冷酷,腹部的伤势缓缓修复。一双大手抓住对方的肩膀两边,脑袋一偏避过长剑,双臂猛地用力一提。

    刷!!!

    他的力量何其恐怖,肥胖无比的杭天豹大惊失色,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宛若一个瘦弱青年,提着一头肥硕无比的肥***一般,手臂一扬,冲天而起。

    “啊……”

    “王兄,你没事吧?这……”

    一声惨叫,从杭天豹口中发出。

    接着脚步声凌乱,包拯与一群和尚慌张的赶来,手中棍棒齐全,脸色凝重。

    包拯看到***上身浑身雪白,却偏偏充满了力量感的王天,忍不住关心问道。可是话刚出口,就震惊的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瘦弱的王天双臂一震,竟然抓着黑衣人的身体扔上了天。

    包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心中骇然。

    如此伟力,简直非人。

    尤其是,想起当初在大街上被王天一把推开的场景包拯就是一阵后怕。如果当时王天爆发全力,自己岂不是会化作血泥?

    王天缓缓的扭头,目光冷酷的看着众人,随即点了点头:“我没事。”

    他往前走了一步,风轻云淡。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骇然的微微扬起盯着王天的背后,一个肥胖的圆滚滚的身体从天而降。

    嘭!!!

    大地都颤抖了几下,一声闷哼震的人耳朵嗡鸣。

    王天脚步不停,如同没发现背后的动静一般接着走来。

    杭天豹圆鼓鼓的身体竟然弹跳起来,再次升空。

    可惜,只是离地三尺,就停滞不前。

    杭天豹如同飘在空中,双腿微分绷直,瞪圆了双眼,肥胖的脸蛋在黑布之下缓缓鼓起。

    噗嗤%……

    一声脆响传来,就像是有人放了个屁。

    但是紧接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杭天豹脸上的黑布刷的一下飞出,一股血箭竟然从他口中喷出,宛若一道红色的光柱往前射去。那蒙脸的黑布,正是被血箭冲击所以才会飞出去。

    不仅如此,杭天豹的身体竟然刷的一下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扁了下去,整个人也因为血柱喷涌往后飞去。

    咕噜,一阵吞口水的声音传来。

    包括包拯,众人瞪着眼看着王天。

    ***上身,月光下的肌肤闪烁着荧光。长发披散,精致的面庞倾城绝代。

    明明是堪比绝世佳人的贵公子,此时此刻却如同魔神一般恐怖。

    他脚步轻缓,宛若漫步。

    背后却血花飞溅,宛若酷刑。

    噗通……

    如同干瘪的气球一般落在地面。

    他瞪圆的双眼空洞一片,眼珠子都被膨胀的压力冲飞了。

    七窍流血,面前五脏六腑的碎肉喷了一地。

    那场面,令人惊恐。

    “王,王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包拯强压着内心的不适,再加上经常看各种奇怪的死人,心智坚定一点。注意到王天走到面前,忍不住颤抖着问道。

    虽然他胆子不适一般的大,但是亲眼看到杭天豹如此死相,还是被吓住了。

    偏偏,王天风轻云淡的一笑,宛若刚才恐怖的一幕不适他造成的一般。那清风写意的样子,令人看呆了目光。

    “我猜,他们俩就是杀了衍悔大师的凶手。白天的时候,我与戒贤师傅定下计策,掌管大日如来咒,露出消息引诱凶手。没想到今夜他们竟然真的来了,我猜一定是这二人窥觊相国寺的镇寺之宝大日如来咒,所以才会偷袭衍悔大师。”

    王天看向众人,不急不缓的说道。目光在包拯的面上一落,包拯目光闪了闪。

    他刚离开不久,与王天喝酒的时候已经得知了衍悔大师的死因。此时听到王天的话,顿时知道王天要将一切罪过都推到两个黑衣人身上。

    以包拯的心思,他一是一,二是二,绝不会弄虚作假。即使知道杭天豹和番僧不是好人,也绝不会无辜陷害。将莫须有的罪名,放在对方的身上。

    但是包拯也清楚,那个秘密一旦揭开,那么衍悔大师就尊严不存。

    人已经死了,他如此做,多少有些残忍。

    想到这里,包拯沉默了下来。

    王天微微一笑,他从未想过包拯会跟自己同流合污,毕竟对方是一个正直的人。

    但是,只要包拯不说话,那就够了。

    此时二人已死,死无对证。而有戒贤帮忙,这个罪名,二人担定了。

    果然,王天话音一落,戒贤就满脸愤怒的走了出来:“原来是他们,师傅就是被他们害死的。”

    “没错,他们来相国寺本来就目的不纯,尤其是那个番僧,竟然想要大日如来咒,简直可恶。”

    “一定是被师傅拒绝,所以才暗中下手。”

    一群和尚也纷纷站了起来,戒贤在相国寺名声极大,给人的印象很好。也正因为如此,众人才不觉得他会说谎。即使有迟疑的,看到这么多人如此确定,也改变了心思。

    王天嘴角一勾,满意的看着周围:“众位师傅,此地大战,血肉一片,太狼藉了。我毕竟有女眷在身边,不知道方不方便换个院子,毕竟女孩子受到了惊吓,需要安静。”

    “王公子,被凶手偷袭是本寺不对,我这就安排院子给你。”

    戒贤当即说道,找来一个小和尚,然后引领王天去新的住处。

    王天含笑点头道谢,然后回到屋里看了看站在屋子内满脸戒备的戚老爹,以及裹着被子只露出一颗脑袋满脸担忧看着外面的丫头。

    王天微微一笑:“没事了,不过我们要换个地方。”

    丫头注意到王天走来,俏脸一红,拉着被子盖住了脸。

    王天看的暗笑不已,弯腰抱起被子,嘴角调笑:“害羞什么,你早晚不还是我的人?躲,躲到哪里去,等到扒光了衣服,看你光着***怎么跑。”

    声音极低,只有丫头听到。耳边响着王大哥毫无廉耻的话,丫头心中羞涩无比,浑身火热一下子软了下去。那好不容易消失的潺潺流水,更是打开了阀门涛涛流出。

    一双如同白玉般的***也挤压在一起,使劲的扭动着。

    可惜水流湿润,纵享丝滑,如同夹着薄薄的丝绸一般,生涩中又软化一片,淡淡摩擦感,令她更加***。

    戚老爹疑惑的看了眼不断扭动的被子,满脸不解。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