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独断大明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送行秦良玉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送行秦良玉

独断大明 | 作者:官笙| 更新时间:2018-12-01 13: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凤藻宫,偏殿,小桌上摆满了各种吃的。

    朱栩坐在地上,盘腿护住小淑娴,手里拿着吃的,送到她嘴边,一脸热切的道“来,吃这个……”

    小姑娘来者不拒,双手抱着两个糕点,朱栩手里还在往她嘴里塞,她依旧张嘴。

    小淑娴嘴里已经塞满了,用力的鼓动小嘴,一开始还很开心,没多久就睁大眼睛看向李解语,大眼睛闪动,仿佛下一刻要掉出眼泪来。

    李解语看得出朱栩很高兴,坐在他边上,笑着道“皇上,天色还不算完,要不要去慈宁宫,仁寿宫……还有坤宁宫走一趟,让太后,太妃,皇后娘娘都高兴一下。”

    朱栩有些忘乎所以了,低头看着小姑娘,喜形于色的道:“对对,快,给淑娴擦擦,咱们去慈宁宫。”

    小淑娴被清洗一番,有些念念不舍的被朱栩兴冲冲的抱着出了凤藻宫,转道慈宁宫。

    李解语走之前又看了眼睡的香甜的小慈烨,这才与朱栩一起去慈宁宫。

    慈宁宫里,朱栩又让小淑娴表演了一番,待小淑娴好不容易叫了声‘父皇’后,朱栩大喜的向张太后炫耀道:“皇嫂,你看,淑娴会说话了,会叫父皇了,厉害吧……”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朱栩沉浸在喜悦中,有些不冷静,与寻常大不相同,但谁都没在意,陪着乐呵。

    张太后也很高兴,逗弄着要小淑娴喊‘太后娘娘’,小丫头只盯着张太后手里的糕点,愣是一句话说不出。

    朱栩丝毫不气馁,犹自兴奋的道:“皇嫂别急,用不了多久淑娴就能说话了。”

    张太后看着朱栩,也为他高兴,道:“太妃应该还没睡,走吧,让太妃也高兴一下。”

    朱栩抱起小淑娴,大声道:“走。”

    由于朱栩正在兴头上,没谁会去扫兴,一群人又旖旎的转向仁寿宫。

    老太妃近来精神倒是好了很多,听着小淑娴喊了声‘父皇’,高兴的不得了,将一枚百岁金锁套在小淑娴脖子上,乐呵呵不止。

    “好,淑娴,好,今晚留下来,陪老太婆说话……”老太妃很高兴,摸着小淑娴就想要将她留下过夜。

    这自然被朱栩以及张太后劝阻了,闹了一会儿,朱栩与李解语出了仁寿宫。

    李解语抱着吃了一圈,已经吃饱的了小淑娴,柔声向朱栩道:“皇上,今夜去坤宁宫吧。”

    朱栩还沉浸在兴奋中,听着李解语的话,没有多想的道:“今天去你那,小慈烨得好好调教,姐姐都开口了,他也要努力……”

    李解语见朱栩没听进去,又道:“皇上,娘娘已经进宫两个多月了。”

    朱栩一怔,这会儿有些反应过来,旋即道:“皇后不是小气的人,走吧,晚上将两小家伙放到床上,让他们跟我们睡。”

    李解语见朱栩这么说,只得放在心里,勉强一笑的跟着朱栩回转。

    这后宫里的事情,朱栩不是不知道,但不想多分心去管,好在宫里只有三个人,性情都算温厚,不会出什么乱子。要是上演一出复杂多变的宫廷戏,他的‘新政’大计估计都要毁了。

    宫里的事情不用多说,秦良玉一大早就来找朱栩辞行了。

    从乾清门出来,朱栩与秦良玉一前一后的走着。

    “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去?朕还想留老将多住些日子?”朱栩道。

    秦良玉跟在后面,道:“回皇上,陕川之地历来复杂,近年情势多变,臣不敢耽搁,以恐有变。”

    朱栩知道这是借口,踱着步子,道:“陕川之地的形势,朕已经大概明白,朝廷那边也仔细推演过。未来三年,北安南起码能容纳两百万人,这段时间一过,辽东就会缓解过来,说不得还能接纳两三百万,这样一来,从陕甘川贵等省,就能移出近一千万难民,是这六省人口的三分之一,应当会大大降低应灾的难度,朝廷,百姓的压力都会大减,老将军也不用过于殚心竭虑……”

    这一段时间,秦良玉不止在大元帅府走动,也在内阁频繁列席一些会议。

    ‘新政’需要获得广泛的支持,秦良玉这样手握重兵的将帅,更不能轻视,毕自严等人接连宴请,他们对陕川之地也异常关心,相谈不少。

    因此,秦良玉对朝廷的‘新政’有了更多的了解,对朱栩,对内阁,将用在陕川之地的政策也是了然于胸。

    朝廷的赈灾手段很多,‘以工代赈’,直接发放钱粮,移民,各种农庄式的集体抗灾等等。

    这些,让秦良玉对朝廷信心大增,对朱栩越发敬重,听着他的话,倾身道:“是,臣明白。”

    朱栩背着手,心里悠悠,道:“对于陕川之地,朕一直都是希望‘稳’字当头,对于一切危险,都要果断扼杀,越早越好,决不能有燎原之势!内阁那边的简报你也看过了,未来三五年,灾情会更重,粮税将减少到了七百万石以下,天启四年,这个数字在两千万以上,短短不足十年,天灾就如此之重,古之未有……”

    秦良玉听着朱栩平静的话,分明感觉到了里面沉重的压力,跟着没有出言。

    这些朱栩也是顺口提一嘴,增加朝野的紧迫感,旋即就转话题道“想要稳住大明的整体局势,关键就是军队。‘军改’计划是有瑕疵的,有些不稳妥,朕心里有数。但眼下形势比人强,容不得我们徐徐图之,慢慢来。陕川之地有老将军,北方有熊廷弼,南方卢象升也是有才干的人,外加各地总兵对朝廷,对朕还算有几分畏忌,还不敢乱来,若是再过几年就难说了……”

    秦良玉默默点头,现在朝廷对地方的政策,也是集权,地方巡抚掌握大权,各地总兵握有军权,相互之间的制衡,监控相对过去少了太多,若是朝廷发生巨变,没有强大的实力辖制地方,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事情。

    朱栩走在前面,道“不管有没有现在的国库情况,朕都是希望我大明的军队走精兵路线,老将军一生都在行伍,想必更清楚朕的意思,朕就不多言。陕川之地,在老将军手里朕很放心。朝野之间那些声音,朕还分辨的清楚,老将军安心,勿要多想。”

    秦良玉听到这里,神色一肃,道:“臣从未忧心。”

    这一句话,平平静静,又铿锵有力。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