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唐俏郎君 > 第七十一章一气皇帝

第七十一章一气皇帝

大唐俏郎君 | 作者: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9-04-07 02: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树巅上风吹叶浪的景象,犹如大海中的波澜荡漾。

    再镶嵌夕阳镀金在叶浪之上,镀金灿灿的看着迷眼而晃。

    像是看见金灿灿的金叶子、哗沙沙的荡漾在树巅上奏起摇滚乐唱,勾起了心神中对那纸醉金迷的***。

    悦耳醉心的陶醉在后世人无法享受的清新空气中展望。

    真是让哥泌人心脾的舒畅,这是属于哥自由的空间、尽情地豪放…

    “李世民,你这鳖孙皇帝还不尽快回复我们可汗的话。

    现已惹恼了我们的可汗,可汗已下令我们备足了火箭。

    只待明日辰时,我们就给你这鳖孙皇帝来一个万箭齐发,火烧大唐土鳖…”

    左侧树林里传来一道张狂的嘲讽。

    这都限时了么?王浪军站在树丫上欣赏树巅之上的风景,循声望去发现左侧临近发声处、一***树枝逆风乱晃,有情况了?

    “沙沙”

    游荡在树木之间,如鱼得水。

    伸手抓住一根细小的树枝,输入草木内劲加持树枝的韧性,树枝就会跟随自己的心意向异常区域游荡。

    双手互动,像荡秋千似是交替使用树枝游荡着赶路。

    一直荡到异常区,王浪军停在一处茂密的树枝丛中,透过枝叶缝隙侦查前方三十丈外的敌情。

    “大哥,我们一路追踪那些从白石山上离开的人,怎么没有任何发现?”

    粗豪的声音,有点耳熟。

    好像是那个木托哈?

    “闭嘴,就是你这个***放哨偷懒,让人溜进我们的大营救走了人质。

    自那时起,那人就开始戏耍我们,把我们当猴耍,肆意的虐杀。

    我们一夜之间被他虐杀了我们三千多人。

    这都是你的错…”

    这人处在四十丈外的位置上嘶吼。

    暴躁的家伙嗓门够粗的,应该是那个刀疤汉?

    他们都来了么,好玩……

    “啊,首领息怒,这不能怪我啊。

    我当时站在凸石上,怎么可能看不见从身边走过的人?

    再说那人会飞,他分明是个大高手,谁防得住他呀?

    他还在白石山下布置***阵,挖掘出一条曲曲折折的沟渠,硬是让雾气变成鬼气森森的。

    不知怎么就让兄弟们鬼迷心窍的相互射击,自相残杀起来了。

    这一战就打到天亮,死伤惨重。

    当我们刚发现那道曲折的沟渠的时候,就迎来了无数毒蛇的攻击,咬死了我们不少人。

    毒蛇还把我们追得亡命而逃,只到我们爬到树上才保住了性命。

    这才刚安定下来,首领就带领我们追击那个飞天的人,追了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追到。

    他就不是人…”

    这该死的木托哈说啥子,王浪军一头黑线,哥这么英俊帅气的人,既能玩滑翔,又能巧布***阵,怎么能说成不是人呢?

    他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过说成神……

    “闭嘴,那小子的身上有古怪,会妖法,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他的能力有限,他不可能掩藏所有人的行迹,给我追…”

    ***的,一个个咋说话的?都在败坏哥的形象。

    哥有那么不堪入目么?

    什么妖法?

    那是利用壕沟里的热火浪潮溢出壕沟,触及弥漫在树林里的阴冷的雾气,在冷热的反应下聚烟腾云生像。

    而那曲曲折折的壕沟,是为了增大生成鬼气森森的面积。

    再经哥刻意制作木头人安插在树林里,映照在篝火的光辉中,结合雾气弥漫在木头人的身上,以及壕沟内的篝火光辉形成了阴间刑法的景象,堪称小恐怖而已。

    这可是接地气的活计,这帮***啥都不懂。

    他们不懂科学常识,竟然说成妖法。

    真是一帮无知的***。

    混账玩意,王浪军生气了,取下背后的弓箭,正待张弓搭箭射击***,突闻右侧树林中沙沙作响,止住了射击的冲动。

    “沙沙”

    两方人对向攀越在树丫上汇合到一处。

    “木库首领,是你们啊,可汗还未抵达陇伊村…”

    ***交流开了。

    可惜的是没有听到他们可汗的消息与行踪。

    难怪哥游走在树林里,绕着陇伊村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个熟人?

    还有老袁口中的故人会是谁呢?

    猜不出来,这就打破了哥探查***背后的***的计划了。

    看来对方很谨慎,他没有被哥逼得现身,露出破绽。

    这就有点小棘手了。

    若是不能洞察他们的阴谋,就无法在皇上面前替老袁他们开脱罪行,以及无法开释保安队员的罪行。

    如此一来,所有人将变成皇上泄恨的目标,也会被朝廷里的文武大臣***,集体上奏严办。

    只因这件事早晚都会传扬天下,就需要有人顶罪,安抚天下人心。

    如此一来,皇上就会杀人…真是难为哥了,现在怎么办?

    要不哥就让***宰了李世民?

    但李世民死了,这天下必然动荡不宁。

    到那时战乱四起,满地游乞,赚钱如洗,不够买米……

    不行,不就是打***战么?

    谁怕谁?

    对方真是一只小狡猾的耗子…王浪军坐在树丫上犯难了,左思右想不得其法,挨到戌时,潜到北方。

    “哗哗”

    夜风增剧。

    树丫在风中妖娆的晃荡起来,牵带挂在树丫上的一个个木条吊篮,吱吱的摇晃着。

    吊篮里躺着刚睡下的***。

    这些人看守陇伊村里的皇帝两天时间,加上他们又被树下的毒蛇惊扰着心神,如此疲累很正常。

    放眼望去,每十丈远一个吊篮,左右环绕至东方,那边的***成堆,组成圆环大阵妄想困死皇帝。

    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沙沙,噗呲…”

    王浪军控制着一根藤蔓顺着树枝接近***,藤蔓妖娆的连人带吊篮一起***,继而藤蔓锁喉,藤蔓的尖端扎入***的耳孔。

    依次暗杀解决了二十多人,撕开了***囚困在陇伊村北方树林里的口子。

    随后牵引着一根草绳潜到陇伊村北方的悬崖下方,攀岩而上,直达顶端一处凹陷的崖壁处驻足下来,思虑对策。

    哥就这样贸然的冲上去,一定会惊动所有人,他们若是闹起来就会让***生疑而失去控制,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好在哥控制草木如指臂使。

    只要崖壁上有一丝丝缝隙,哥就能让草蔓扎入其中稳定手脚攀登,如履平地。

    哈,哥比蜘蛛人***多了。

    蜘蛛人也就是依仗蛛网的粘性,玩点花活而已。

    哪有哥这种控制草木变成软、硬、粘、干、湿、生死、绕扎等等妙用无穷,来的牛气,随心所欲。

    嗯,不错,哥该干正事了。

    王浪军绕到右边房屋的左侧,爬上房顶,潜伏在房顶后坡的石墙上,取下弓箭,射箭沟通。

    “咻,咄”

    拧弦箭,弧线式的飞行扎在东侧的桑树上。

    “啊,小心…”

    侍卫惊慌失措。

    一阵小***之后,侍卫取下扎入桑树上的羽箭,交给小喜子转交到皇上手中。

    这是纯木质的羽箭?

    外形与朝廷制作的羽箭一般无二。

    只是此箭的份量略重一分,木绒为羽,应该更加精准,也射的更远?

    这是那庶子射来的?

    咦,箭杆上有字…李世民坐在太师椅上,手持羽箭,伴随小喜子取来火把照明,发现箭杆上的字迹,细看起来。

    这,这,这是威胁?

    他比***还要狠?

    庶子,庶子…

    岂有此理。

    该死的,李世民愤怒的站起身来,把羽箭递给站在右侧的魏征说道:“你仔细看看吧,这就是你维护那庶子的结果。

    那庶子想干什么?

    他想戏耍,蹂躏朕致死不成?

    朕要你给朕一个说法,否则你就以死谢罪吧!”

    “啊,皇上息怒,待臣先看看箭杆上的内容再说,臣老眼昏花的,最近眼神也不大好了。

    还望皇上息怒才好。

    毕竟那小子来了就证明我们有机会脱困…”

    好小子,终于来了,魏征欣喜莫名,颤抖着接过皇上手中的羽箭,不急着查看箭杆上的字迹,捧着羽箭躬身行礼道喜。

    老东西,他这是要存心气死朕吗?李世民愤怒的扬起手抽打魏征,临近魏征的老脸又打不下去,甩袖怒道:“哼,朕让你看内容,不是让你耍贫嘴的。

    记住,你要把箭杆上的字迹看仔细了,再来嗦?”

    “啊,哦,是,皇上…”

    不好,皇上要打人…魏征吓了一大跳,本能的缩脖子,矮身子躲避,却见皇上收手了,吓出了一身冷汗说道。

    遂借助火把观看羽箭箭杆上的字迹。

    这是,嘶嘶,这怎么可能?

    天啦,那小子真敢想…

    这可怎么办?完了完了…难怪皇上震怒…

    这老东西现在傻了吧?李世民喘着粗气,侧眸魏征惊诧的看过来,愤恨的说道:“魏爱卿可看清楚了?

    这羽箭箭杆上的字迹潦草,注明仅供两人观看,你再看看箭杆上面的字迹还在不在?

    那庶子要毁灭证据…”

    “啊,皇上,上面的字迹消失了,嘶嘶…”

    天杀的小子啊,他这回把本相给害苦了,魏征泛起一头黑线,遍体冒冷汗,不可思议的看着字迹消散的箭杆说道。

    可恶的草木内劲戏法,朕受够了,李世民怒不可愈,气得摇摇欲坠,被小喜子搀扶到太师椅上坐下来说道:“魏爱卿有何高见?”

    “啊,皇上圣裁,臣愚钝,哎呀,臣这头好痛,要晕,晕了…”

    你们斗法干本相什么事?装晕得了,魏征说着话软到在地上装死去了。

    这还是一代宰相该有的形象吗?

    周边的侍卫眼珠子掉一地。

    皇上气得差点背个气…

    效果不错,王浪军趴在房顶上审视全场人,看了一场好戏,咦,这么快就醒了?

    李世民睁开眼帘,挣扎着坐起来,咬牙低吼道:“岂有此理,庶子该死,朕要弄死你…”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扑克牌透视眼镜牌具透视扑克牌变牌衣变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