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五十章 胯活一身活

第五十章 胯活一身活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更新时间:2019-04-07 00:1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转天早上,天刚蒙蒙亮。

    “胯活一身活,无胯一身空,别歪。”

    曹永昌的双腿劈开,手肘戳在土皮上,疼得他直挤眉弄眼。

    李阎坐在一旁,手里的镐把不时点在他的膝盖窝,大腿,和脚踝上。

    “走胯不走腿,松肩不松腰。筋长则力大,这是童子功。正所谓,撞破铁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曹永昌一抬头:“这是三国……”

    “闭嘴,练。”

    李阎又敲了他一记。

    “镇抚大人?镇抚大人?”

    门口,张捕头一大清早便跑来,要和李阎交代,找千户所要水兵的事。

    “自己练。”

    李阎站起来走到门口:“张捕头有心呐,来得倒早。”

    “为朝廷效力嘛。”张捕头赔笑道:“我昨个儿差人去了,胶州千户所那边回话,说得有上司营卫的调度公文,他们才好派人,已经报上去了,这一来一回,怎么也得四五天。”

    李阎听了笑道:“我只是找他们借几个水手,他们却拿上峰来搪塞,这回执别说四五天,我看十天半月也到不了。”

    “唉,卑职就是个跑腿的,这种事实在是做不了主,要不……”

    张捕头眼珠一转:“县衙差使几个架船娴熟的民夫来,多半是没有问题的。”

    “能架船一路到江浙水道的民夫,怕是不好找,又没朝廷水师那般的操练,没准还是拖累。”

    李阎说罢睨着他:“再者说,人家可不吃朝廷的米粮,皇命差使,怎么倒把领俸禄的官军撇开了?”

    没等张捕头回话,李阎又道:“这事我来想办法吧,张捕头只管交差,不干的你的事了。”

    “额,镇抚大人。”

    李阎本来要走,却被张捕头拦住了。

    “卑职,还有一事相求。”

    “哦?”

    李阎打趣道:“我还纳闷张捕头这般周到,递个话儿还要起这么早来,有事便说吧。”

    “这个,这个。”张捕头搓了搓手:“倚邦茶马司的柴监正,大人你,认识吧。”

    “刚打过交道。”李阎一眯眼:“怎地,他告上你们县衙了?”

    “没有没有。”张捕头连连摆手:“是柴监正说,和镇抚大人您,有些小误会,想着让县衙给托个信儿,请你到汇贤楼吃酒席,当面给你赔礼道歉,这是请帖。”

    他去掏衣袖,李阎拦住了他:“你只管告诉他,我公务繁忙,没有时间。”

    张捕头的脸色一下苦了起来:“镇抚大人,你要是不答应,这为难还是我们这些班头衙役,你瞧这……”

    “……行,不难为你,把请帖拿来,什么时候?”

    “两天后。”

    张捕头把烫金的请柬递给李阎。

    “那镇抚大人,没别的吩咐,我先告退,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差人来县衙就是。我绝不推辞。”

    李阎点点头,目送张捕头离开,一转身便进了院子。

    查小刀坐在门槛上,刚才的事他全看到了。

    “这柴玄贼心不死啊?”

    李阎冷笑道:“他想给我找麻烦,最好的法子便是当着我的面抹脖子,溅我一身血,我也就有理说不清了。”

    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柴玄的差事摆在这,就算他是宫里的人,李阎也没太把他当回事。

    查小刀叹口气:“咱也该动身了,自打到了胶州,没了妖邪纠缠,日子过得一点咸淡味都没有,这山东的妖魔鬼怪都死哪去了?”

    李阎坐下,喝了口凉水才问查小刀:“昨天下午到的邸报,你看了没有?”

    “你书筒那个?没有。”

    “邸报里说,京城押送龙虎旗牌的赵金吾一行,尸体被抛在荒沟里,旗牌也被抢走了。浙江总督衙门的几个千户,拿起旗牌去江西,在路上的驿站给马喂草料的时候,身上的旗牌不翼而飞,官府把驿站拆了都没找到,这会降罪的旨意已经在路上了。”

    顿了顿,李阎又说:“南方一些省份,算日子早该到龙虎山了,可一百零八道旗牌,到现在没有一道奉还到天师道手里,你说说,这说明什么?”

    “要么就是天师道的人昏了头,才让皇帝下了个奉还龙虎旗牌归山的旨意,要么就是他们另有图谋。”

    “先别想那么深,我要说的是,朝廷这些所谓的能兵强将,大部分人压根就没有抵抗妖邪外道的能力。也护不住旗牌。”

    李阎指了指自己:“五仙闹渤海的事,连蹈海和尚都知道是咱俩干的,那些妖魔鬼怪不可能不知道,柿子要挑软得捏,龙虎旗牌遍布两京十三省,到处都是能下嘴的香饽饽,谁也不想磕辽东旗牌,也就是咱这块硬骨头。”

    查小刀打了个哈欠,眼泪都要流出来:“那就是没彩头啦?”

    “也不一定,龙虎旗牌的秘密,咱们也看不出。可李总兵的意思,这旗牌就是油灯,世上一切因龙虎气而起的异道便是飞蛾,总会不由自主汇聚过来。而且,离得越近,旗牌的吸引力就越大,咱也就是住在官署,这要是个宰人吃肉的黑店,指不定有多少“彩头“上门。腰直起来!”

    李阎最后一句,说的是正开胯的曹永昌。

    他看向查小刀:“今天下午,我想去我那个小兄弟的家里一趟,要是没别的事,赶明大早我就亲自去千户所要人手。”

    ……

    “就这价,爱卖不卖,不卖你去对面药铺。”

    药铺伙计冷着一张脸,没好气地冲对面一个粗布衣裳,两腿泥巴的男人说道。

    “这,这可,都都都……”

    这男人三十岁上下,眼神呆滞,嘴歪眼斜不说,说话还有些结巴,但依旧能看出他神色中的气急败坏。

    “都都都都,都什么都,我实话告诉你,上次收你的药叫客人看见,人家客人当场就把药给退了,说你这种傻子采的药人家不吃。掌柜的可跟我说了,以后你的药我们不收,我这是看你可怜,才按平价的一半买你的。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不卖赶紧走吧,谁家开门不做生意啦。”

    伙计眼角一瞥,一个袅娜的小娘子进门来,伙计急忙迎了上去。

    “呦,犀娘子,这是给你丈夫抓药啊?”

    “嗯。”

    胡氏淡淡嗯了一声,涂着凤仙花汁的手指一抬:“找这张方子给我抓。”

    说着,她拿了一锭银子放到柜上,眼角无意间瞥到失魂落魄离去的男人。

    “谁啊这是?”

    胡氏随口问了一句。

    “嗨,石桥河的贾六。”

    伙计抓好了药打包,冲胡氏戳了戳自己的脑袋:“是个傻子,生下来的毛病,小时候还读过书,这么多年,秀才都没中上,他爹娘撒手以后,哥哥嫂嫂没良心,非要分家,把值钱东西和田地都抄走了,里正出面,才给他留了栋房子,谁成想这贾六半夜踢翻了炉子,房子那是烧的干干净净啊,这些年也不知道在哪野,这不靠卖点药草过活嘛。”

    “倒也是个可怜的人~老天爷不给人活路啊。”

    胡氏叹口气,拿起药刚想走,又抬起头:“我这药不是他采的吧?”

    “哪能啊,不然这不是骂您么?不是不是。”

    “那就好,我可不想沾着晦气。”

    胡氏嘀咕着,袅娜着步子离开。

    等她提着腰包回了王家,王生却强撑着身子却衙门点卯了,王母也不知去向。

    屋里只有怀抱孩子的蔡阿梓,胡氏一进门,两人四目相对。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